ad6
ad3

十二有支

[佛教基本知识] 发表时间:2019-06-17 10:53:35 作者: 阅读次数:

  十二有支

  一、名义

  佛陀成道,悟得有情之流转生死,皆由无明为缘,造业受果,而轮转不息。观其循环的因果关系,不出十二有支,即: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有即三有,支是支分,无明等十二法,是有情流转三有的支分,故名有支。又有情自体,总名为有,自体中的一分说明为支,总十二支说一自体,折一自体为十二支,是故说名十二有支。这十二有支,又名十二因缘、十二缘起、十二缘生。因是顺益义,无明等十二法,展转能为顺益生果,故名为因。缘,是相借义,由十二法互相借助,生死相续无有穷尽。缘起偏重因义,如《俱舍论》九卷说:‘诸支因分,说名缘起;由此为缘,能起果故。’若依大乘义,即无明等一一支各各别法,依自种子为因生起自法现行,说名缘起。《瑜伽师地论》第十卷以五义释缘起,如该论说:‘何故缘起说为缘起?答:由烦恼系缚往诸趣中数数生起,故名缘起。此依字释名。复次,依托众缘速谢灭已,还和合生,故名缘起。此依刹那义释。复次,众缘过去而不舍离,依自相续有得生起,故名缘起。(此约长时生死相续)。如说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非余。此依义故,释名应知。复次,数数谢灭,复相续起,故名缘起。此依数坏数灭义释。复次,于过去世觉缘性已,等相续起,故名缘起。如世尊言,我已觉悟,正起宣说,即由此名展转传说,故名缘起。’缘生偏重果法,如前《俱舍论》说:‘诸支果分,说缘已生。’若依大乘义,即前前支为缘生起后后支,由无名现行生故生起行支现行,乃至生支现行为缘生起老死,前支为缘生起后支,说名缘生。《瑜伽师地论》五十六卷说:‘复次,云何名缘生法?谓无主宰,无有作者,无有受者,无自作用,不得自在,从因而生,托众缘转,本无而有,有已散灭,唯法所显,唯法能润,唯法所润堕在相续,如是等相,名缘生法。当知此中,因名缘起,果名缘生。’又如《瑜伽师地论》第十卷说:‘云何缘起?云何缘生?谓诸行生起法性,是名缘起。即彼生已,说名缘生。’总起来说,有支、因缘、缘起、缘生等名义,皆是显示无我:缘起显无我理,缘生显无我相,有支、因缘兼显无我理和无我相。所以佛陀说十二缘起的道理,主要地就是显示有情的流转生死,并没有主宰、自在固实的我体,和外道所计的作者、受者,唯是烦恼、业行、苦果的相依,循环的因缘相续而已。如世尊在缘起经里说:‘依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处、六处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起愁、叹、苦、忧、恼,是名纯大苦蕴集。’

  二、支分略释

  一、无明支,这是根本烦恼之一,迷暗为性;对于四谛、三宝、善恶业果等愚迷暗昧,不能如实了知,故于所知真实能为覆障。这略有两种:(一)迷理无明,即异熟愚。(二)相应无明,即境界愚。这无明支,唯取能发动正感后世善恶的迷理无明,立以为支。由迷理故,发业势力增盛,取以立支,相应无明不尔,所以不立。此通现行及种子为体。《十地经》说无明有二,谓子时果时故。通不善无记。即有覆无记,上二界无明亦能正发行故。

  二、行支,行是造作义,即由前无明所发动的招感总报的身语意三业,体即第六意识相应的思心所。这业有善、恶、无记三性的差别,和招感总报业与招感别报业的差别。这行支,唯取招感总报的善恶业立支,不取招感别报业及无记业立支,因为无记业不感果,别报业非正感生死的主力故。此亦通现行及种子为体。《十地经》说行有二种,谓如无明有子时果时,行亦尔故。唯善不善性。

  三、识支,识就是心王,若依小乘说,即总取六识为识支。若依大乘,此识是最初入胎的识,即唯取第八阿赖耶识安立为支,结生相续唯是第八阿赖耶,其余诸识无此功能故。

  四、名色支,这是结生以后,在胎内四周中间的一个分位,总以五蕴为性。名是受、想、行、识四蕴,包括心王心所,属于精神系的法。因此位在胎内不久,心的作用昧劣,又非如色法有见有对可得,由名诠显,才能了知,故称为名。色即色蕴,包括五根及根依处,即属于物质系的法。在此法中,身体支节尚未形成,故总称为色。总摄具有精神和物质的胞胎,合立名色。

  五、六处支,处是十二处中的内六根处,体即名色。这是胎内五七日以至出胎之间的分位。前名色支,六处初起尚未圆满,但名名色,今此位中,身体支节,渐已成形,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圆满具足,已能生长眼等诸识,故转立名处。处是生长门义,由根为识的所依,令识得生及长,故名为处。与前名色行相有别,故别立支。

  六、触支,触是遍行心所之一,即出胎后由根境识三和合而生起的触。这触有两种:(一)无明相应触,(二)明慧相应触。唯取无明触立支,明慧触非流转生死法故。

  七、受支,受也是遍行心所之一,以领纳为性。由触为缘,于顺乐诸根境界生起适悦受,名乐受;于顺苦诸根境界生起逼迫受,名苦受;于顺不苦不乐诸根境界,生起非苦非乐的舍受。此有无明触所生受,与明慧触所生受两种差别,唯依无明触所生受立以为支,明慧所生受,非流转法故。

  识、名色、六处、触、受五支,经论中多说现种为体,若依《瑜伽师地论》第七(说为胎脏苦故)及《成唯识论》卷八所说,皆唯取种子为体。如《成唯识》说:二所引支:谓本识内亲生当来异熟果摄识等五种,是前二支所引发故。唯无覆无记性摄。

  八、爱支,即由爱为缘而于三界诸行生起染著希求,体即是贪。这有两种:(一)自体爱,即迷内异熟果愚,发起的贪爱。(二)境界爱,即迷外增上果愚,缘境界爱,发起的贪爱。由此二爱润发亲生当来生老死位的识等五果种子,转更增盛,是为爱支。虽然其余的烦恼也有润发当来苦果种子的功能,然就胜而论以贪为本,贪爱如水,于种子有特殊的润生势力,故立爱为支。此通取现种为体。

  九、取支,《十地经》等说爱增名取,体即是贪。由爱为缘,于三界贪著,由是贪心发展增盛。复生起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是为取支。于诸欲所有欲贪名欲取,三界中的见取名见取,三界中的戒禁取名戒禁取,三界中的身见名我语取。所执的我无有实体,唯有我名的空语,故名我语取。据实而论,取支通取一切烦恼,《瑜伽论》说:一切烦恼令生相续故,即通见修所有烦恼令生相续。《十地经》等虽说爱增名取,是约爱润胜说,非无余惑。此通取种现为体。

  十、有支,即积集的善恶业种,及识名色六处触受五名言种,由爱取滋润摄受,有大势力,能引生后有苦果,转名为有;以能有当生,令生有将入现在,故总合由爱取合润的业种及名言种,立为有支。此唯取种子为体。由前六法种子转名为有故。

  十一、生支,生是二十四种不相应行法之一,体即五蕴现行果法。即依现有爱取有三支为因,又引起当来世于四生中结生,是名为生。就是从中有初生以后,至本有中未衰变位,皆是生支所摄。以异熟五蕴为体。

  十二、老死支,心色等衰变位,总名为老。身坏命终,入灭相位,即名为死。老非定有,附于死支中,故合老死立支,此亦以异熟五蕴为体。

  三、次第

  如来于十二有支为什么最初宣说无明,最后宣说老死,这样的次第建立有何意趣呢?《瑜伽师地论》第十卷约三义说缘起次第,这里且约当来世引生五果为因的次第略说如下:一个有情之流转生死,首先是对于所应知的事相理体愚迷无知。由此无知发起定招三有果报的业行善恶,这种业行违于还灭,论中总称为邪行。起邪行故,令心识颠倒:由心颠倒故,结生相续而有名色;由有名色,诸根渐次圆满而有六处;由此有触,由触引受,触为受依;由此触受二法受用境界,于境界耽染爱著,希求追取,由是烦恼滋长,发后有业行;业滋长故,五趣果生,生已变坏,老死生起,故十二支如是次第。如《瑜伽师地论》第十卷:‘问:何因缘故,无明等诸有支作如是次第说?答:诸愚痴者,要先愚于所应知事,次即于彼发起邪行;由邪行故,令心颠倒;心颠倒故,结生相续;生相续故,诸根圆满:根圆满故,二受用境;受用境故,若耽著、若希求;由希求故,于方觅时,烦恼滋长;烦恼滋长故,发起后有爱非爱业;由所起业滋长力故,于五趣生死中苦果生;苦果生已,有老死等苦,谓由身变异所引老死苦,及境界变异所引忧叹苦。是故世尊,如是次第说十二支。’

  四、总别业用

  总起来说,十二有支能令有情生死流转。生死的体即生老死二支,前十支为因能令生等转起,使有情生死轮转无穷,此即十二有支的总业用。别业用,在《十地经》和《集论》中于各支都说两种,这里依集论卷三所说略运如下:(一)无明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于有愚痴;已得未得的自体名有,由无明覆蔽故,于前际、中际、后际不能如实了知,因而生起这样地疑惑:我于过去世曾有呀?非有呀?曾经得过什么有情的体性?生何种姓族类?广如《缘起经》及《瑜伽师地论》卷九所说无明差别。[2]与行作缘由无明的势力为增上,令后有业得增长故。(二)行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于诸趣中种种差别,由业行的势力,令诸有情趣于种种不同的则异趣类中,领受差别的生死果报。[2]与识作缘,由业习气势力增上,令第八识现行相续,并能使当来名色等生起种子,得增长故。(三)识有二种业:[1]持诸有情所有业缚,诸有情由造善不善业流转生死,不得解脱,是名业缚。即第八识与业行所引的习气俱生俱灭,使业种不失不坏,故说彼识能持业缚。[2]与名色作缘,由第八总报识入母胎后,名色得增长故。(四)名色有二种业:[1]摄诸有情自体,有色无名,但是非情,由有名色,然后才能名为有情,得预入于有情众同分的差别之类,故说名色摄有情自体。据实而论,唯第八识才真正是有情的自体性。[2]与六处作缘,由名色等前支为依止,六处等后支得生起故。(五)六处有二种业:[1]摄诸有情自体圆满,由六处生已诸根具足,无有缺减,故说为自体圆满。[2]与触作缘,依根发触,相显易知,由根变异生触近胜故。(六)触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于所受用境界流转,依触为门,受用顺乐受等三种境界而流转三界故。[2]与受作缘,由触为依引生受故。(七)受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于所受用生果流转,由受为依,诸有情领受种种可爱不可爱等业所招感的异熟果故。[2]与爱作缘,由受故引起和合及乖离的希求诸爱生故。(八)爱有二种业:[1]引诸有情流转生死,由爱势力,如水润发业种及识等五种,引令有情生死流转无有断绝。[2]与取作缘,由爱味求欲为门,于三界四取中贪欲转起。(九)取有二种业:[1]为取后有,令诸有情发有取识,有取识的有,是有无之有,取是爱为缘取的取,有爱为缘取的异熟果识,说名有取识。以有所持的被润种子,说能持识为有取识即为取五趣后有相续不断,取令业习气得决定果故,发起有取识,说名发有取识。[2]与有作缘,由取势力增上,诸行习气能转变成熟为有故。(十)有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后有现前,由有故能引起后有自体现前,从此趣命终已,无间隔地生余趣中故。[2]与生作缘,由有势力,余众同分即未来自体得转起故。(十一)生有二种业:[1]令诸有情名色、六处、触、受次第生起,由于生故,能引起名色等后后位差别生起。[2]与老死作缘,由有此生,彼相续变坏皆得有故。(十二)老死有二种业:[1]数令有情时分变异,由有老故,破坏少壮盛色,衰朽形腐,诸根老耋。[2]数令有情寿命变异,由有死故,离解支节,破坏寿命,弃舍诸蕴。

  五、因果差别

  诸经论所说十二有支因果总有五种:一、等起因果,即前前支为因,后后支为果,由前前支势力为因,平等引起后后支得生起故。十二支中无明唯因,老死唯果,其余十支亦因亦果。无明为什么唯是因支呢?因为无明以前再无分支,无所从起,故唯是因支。老死为作么唯是果支呢?约一期相续说,老死无所再起,故唯是果支。其余行等十支,前有所从的因支,后有所起的果支,对前所从的因支,自己是果,对后所起的果支,自己是因,是故亦因亦果。如《瑜伽师地论》第十卷说:‘问:几唯是因,几唯是果?几通因果:答:初一唯因,后一唯果,余通因果。’

  二、本末因果,无明、爱、取三支,体即烦恼,是生起业、苦的根本,故无明等三唯是因支。生、老死二,唯是果支,因为生与老死,体即苦法,是惑业的果,及识等五种之果故。其余识等七支,亦因亦果,是烦恼之果,生老死之因故。如《瑜伽师地论》第十卷说:‘三唯是因,二唯是果,当知所余,亦因亦果。’又生与老死。唯是果末,前六支即爱、取、有三乃是因本,受支通因果通本末。如《瑜伽师地论》第十卷说:‘几说为因分:谓前六,无明乃至触,及爱、取、有三说为因分。几说为果分?谓后二说为果分。几说为杂因果分?谓所余支说为杂分。所以者何?有二种受名为杂分:一谓后法以触为缘因受,二谓现法与爱为缘果受,此二杂说为触缘受。’受种子以触为缘,是后际现行受果的因,故后因受。现世生死位的现起报受为缘生爱,是前际受种之果,故名果受。受通种现,故说为杂分。问:识等五支,皆通因果,何以偏说受为杂分呢?答:识等五支,唯取种子,从受起爱,多因现起果受而生,故于受中通说因果,识等四支,唯种为缘,不要起现方生后支,故不为例。

  三、异熟非异熟因果,即识、名色、六处、触、受及生老死七法是果,识等五支种子望生老死二支来说,虽然五种是未来生老死苦果的因,但于现世位亦说五支为现行,即约在生老死位中的识等五现行法而说,故七支皆是其果,异熟法故,亦正果体。其余无明行及爱取有五支,则唯是因法,非异熟果故。如《瑜伽师地论》五十六卷说:‘又现在果所摄五支,及未来果所摄二支,总名果所摄缘起。当知余支是因所摄缘起。’

  四、熟未熟因果,这里所说的熟,是熟变和正熟:未熟名因熟变正熟名果。十二支中,前七支是因,犹未熟故;后五支是果,由已熟故。即爱取是前无明之增长,故爱取是无明之成熟,有支是前业等种为爱等所润将熟得果,是行等六法熟故;生老死二支正是熟时;故皆后果。《杂业论》本事分中三法品说:‘于因时有能引所引,于果时有能生所生。’于因时有能引所引,即无明等前七支是因,犹未熟故。于果时有能生所生,即后五支是果。名已熟故。

  五、正熟非正熟因果,正熟即正成熟时,非正熟是因,正熟是果,即前十支是因,非正熟故;后二支是果,是正熟故。《瑜伽师地论》第九第十卷等,皆说能引支的无明行,所引支的识等五种,俱是牵引因,引生老死二种果故。爱取有是能生因,近生老死故。生老死是引生二因之果,是正熟果体。故《成唯识论》卷八说:‘以十二支,十因二果,定不同世。’若约识等五当生位说,虽然亦是果法,然此明正熟时分定体,故不取说。

  以上所说十二支相望的五门因果,摄诸经论所说因果意义,更无增减。

  六、能所引生

  十二有支,在远近因果,和已润未润的因果关系上,诸支相望。《缘起经》、《瑜伽论》、《对法论》、《成唯识论》等,皆略摄为四支:一能引支、二所引支、三能生支、四所生支。

  一、能引支,体即无明行。由无明于诸谛境无智为先,造诸业行,熏习在第八识中,能引熏识、名色、六处、触、受五果的种子,故名能引支。如《成唯识论》卷八说:‘一能引生,谓无明行,能引识等五果种故。’虽无明行二与生老死为引因体,然前十支俱是因故,不可远望生死老二果为能引支,故但望近所熏增的识等五种名为能引。

  二、所引支,体即第八本识内,由前六无明行为增上缘所熏习的亲生当来的识、名色、六处、触、受五果的因缘种。识等五种虽是当来五果的亲因缘性,正是当来五果的引因,识等五果种子未被行支熏时,不能堪生现行,由加行支熏发,即堪生现行。故从前二支为增上缘的引发势力,说名所引支。如《成唯识论》说:‘二所引支,谓本识内亲生当来异熟果摄识等五种,是前二所引故。’《集论》中说识亦是能引,那是指业种名识支而说,故与《成唯识论》说识种名识支是所引全不相违,在《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业种说俱名识故,所以彼经亦说识支通能所引。

  问:识等五种是前后熏发呀?还是一时熏发呀?答:一时熏发。既然是一时熏发,为何说有七后呀?这在《成唯识论》里有二义答释。第一识如论说:‘识等五种,由业熏发,虽是同时,而依伴主、总别、胜劣、因果、相异,故诸圣教假说前后。’《成唯识论述记》解释这段文义说:‘谓本识为主,异熟主故。谓伴,非主异熟,助伴生故。就彼四中(名色、六处、触、受),名色是总,体性宽故;余三是别,义用狭故。就后三中,六处是胜,爱等依故;余二是劣,依处生故。就后二中,触是因胜,能生受故;受是果体,触所生故。由此五支摄如是等就各相异,故诸圣教假说前后,体实同时。’第二答释如论说:‘或依当来现起分位有次第故,说有前后。’这就是说,依于当来世识等五果法生起分位有次第,假说因五种有前后:或依现在已现起分位有次第,说因五种前后不同,不是行熏习时,及实生果有其前后。

  三、能生支,体即爱、取、有。能近生当来世生老死果,故名能生。由迷内异熟愚,迷外增上果愚、以境界受为缘,发起贪爱烦恼,缘爱复生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即由此爱取势力,合润前能引中的业种,及所引中的识等五种转名为有,有当果故,唯有支种子正名能生因,但经爱取合润后,才能令其种子近生当来世生老死果,故爱等皆名能生因。《成唯识论》说:‘三能生支,谓爱取有,近生当来生老死故。谓缘迷内异熟果愚,发正能招后有诸业为缘。引发亲生当来生老死位五果种已。复依迷外增上果愚,缘境界受,发起贪爱。缘爱复生欲等四取。爱取合润,能引业种及所引因,转名为有。有后有果故。’虽然受取二支亦能润前能引因中行种,及所引因识等五果种子,约这一意义来说,爱取亦应当名能润因;但由爱取近润有支,有支中种子堪生现行,爱取能令他生,以近生当来果,约此特胜意义,但说名能生而不名能润。

  四所生支,体即生老死。是爱取有近所生的果,故名所生。从中有初生以后,至本有中随其寿命长短的未衰变位,皆是生支。诸衰变位随其多少时间内心色俱衰总名为老。身坏命终,入灭相位,即名为死,如《成唯识论》说:‘四所生支,谓生老死;是爱取有近所生故。谓从中有,至本有中,未衰变来,皆生支摄。诸衰变位,说名为老。身坏命终,乃名为死。’生老死二支,虽然亦为前能所引因的果法,但以果望因远,未润之时,无生果堪能,近由爱等生故,但名所生,而不名引果。

  以上根据《成唯识论》把十二有支略摄为能引、所引、能生、所生四支。立表如(表四十二):

  (表四十二)
 

十二有支

  七、废立

  一、老死,十二支中,为什么诸支各别建立,唯老与死合立支呀?《成唯识论》说:‘老非定有,附死支立。’因为有情在一期相续中,不一定由老而后死,胎儿、婴孩、少年、壮年皆有死者,为显离老得有死故,所以老附死立支。此即由缺定义故不立。问:亦离老得有生,何不附生立老呀?答:老是变异,死是离灭,老与死相顺,故附死立支。生位未衰,不依生立。问:老支不定,附死合立,病亦不定,亦应合立?这如《成唯识论》说:‘病何非文?不遍定故。’病法第一是不遍三界五趣。上二界全无疾病,六欲天亦无,以诸天五衰相现皆死,非是疾病。地狱极苦逼迫。疾苦即是轻微苦,地狱无病苦故。故病苦不遍界趣的。第二是不定,唯人、畜、鬼三趣有病,但亦不定皆有,如尊者薄拘罗年过八十曾无小疾。由病不遍不定,故不立支。老在有情中虽然也不定有,但因其遍诸界趣,故立为支。因为诸界趣中,除中夭者外,非中夭的有情,临命终时根识皆有衰朽行故,如《涅槃注》卷十九说:‘释提桓因,命将欲终,有五相现:一者衣裳垢腻,二者头上花萎,三者身体臭秽,四者腋下汗出,五者不乐本座。’由老遍三界,故立为支,所以不同于病。

  二、名色,问:若由遍故老得立支,病不遍故不得立支,则名色亦呈不遍,以无色有情,但有意处,何有色名?有色界中色界全分,及欲界化生有情,皆六处顿起,无有名色,既是不遍,何故立支?依三义答释:(一)定故立支,随具趣生所应有名色处的有情必定有名色故。病即不定,不可为例。在四生中的胎卵湿三类生的有情,乃至六处未圆满以前,决定有名色。非是胎等三生有而不定,故名色亦得建立为支。(二)遍故立支,因为名色亦是遍有,有色界中的化生有情,初受生位,虽然顿具色等五根,而未有明利的作用,尚未生触,但名名色,不名六处。故名色支亦定亦遍。(三)无色界有,初生无色的有情,虽然定有意根,而不明了,未名意处,是名色摄。如《瑜伽论》九十三卷说:‘在无色界,诸有情类,识依于名及色种子,名及色种依识而转。由彼识中有色种故,色虽间断,后当更生。’由此教证,故知无色界亦有名色支。

  三、爱支,问:若遍立支,爱非遍有,岂可立支?以生于恶趣的有情,于彼恶趣处不生希求的爱故。答:由定故立支。以凡是不求无后有的有情,生在善趣中决定有爱故。其得不还果的圣人,命终生他地润生,虽不现起爱,有爱取种子润生(有烦恼处方生彼处)定有种故,亦名为定。又生恶趣有情,虽彼不爱当生处身,于现在自身及以我为缘的现在境,亦起贪爱,故爱亦遍有。至于《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中说恶趣有情无有希求,那是依无有希求当来恶趣身爱说,不是说彼趣有情全无有爱。

  四、生引,问:为什么于所生支合立生老死,于所引支乃别开立识等五支呢?答:识等五支正在因位,差别之相难以了知,乃依当来生起现行位别立五支。果位既是现行,差别相易了,故总立生老死二支以显三苦。如《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上卷说:‘复言,世尊!生显何苦?世尊告曰:生显出苦。复言,世尊!老显何苦?世尊告曰:老显坏苦。复言,世尊!死显何苦?世尊告曰:死显苦苦。’

  五、发润,(一)问:一切烦恼皆能发业,为什么总立无明:答:虽诸烦恼皆能发业,而无明发业作用增盛,以具十一殊胜故:(1)所缘殊胜,遍缘染净品法故。(2)行相殊胜,隐覆真实,显现虚妄以为行相故。(3)因缘殊胜,普于惑业生杂染,能作因缘根本依处故。(4)等起殊胜,能发起能引所引,能生所生缘起法故。(5)转异殊胜,即此无明能转作四种无明缘:[1]随眠转异无明,[2]缠缚转异无明,[3]相应转异无明,[4]不共转异无明。(6)邪行殊胜,于诸谛中能发起增益损减二种邪行故。(7)相状殊胜,无明有二种相:[1]微细自相,体性微隐难知。[2]遍于爱、非爱、俱非境界,共相转故。(8)作业殊胜,无明略有二种所作事业:[1]普能造作一切流转所依事业。[2]普能造作一切寂止能障事业故。(9)障碍殊胜,障碍慧根胜法,及闻所成智等广法故。(《成唯识论述记钞》谓胜法即四菩提法,广法即真如,遍一切法故。)(10)随缚殊胜,三界中乃至有顶有情,无明随眠随缚,未缺未灭故。(11)对治殊胜,二种妙智所对治故。即少分无量法界智(声闻独觉)和全分无量法界智(菩萨佛)。十一殊胜义,广如《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中说,这里不广引证。

  (二)问:润生遍诸惑,何以但立爱呢?答:虽然一切烦恼皆能润生,但于润业位爱力遍增,故唯说爱。诸论唯说四爱为集谛故:(1)自体爱,即于现果起贪爱。(2)后有爱,即于当来世果身起贪爱。(3)喜贪俱行爱,即于已得六尘境界起贪爱。(4)彼彼希爱,即于未得六尘境界起贪爱。这四爱在《瑜伽师地论》五十五卷中,如前集谛所引,又经论中皆说贪爱如水,于业种能沃能润,故不说其余的烦恼。

  (三)问:发业的烦恼亦多,而只立一无明,润生的惑为什么分立爱取呢:答:如豆生芽,要以水数数灌溉方生苗芽。爱润业种也足这样,要数沃润,方生有芽。且依爱的初后,分立爱取二种。发业之义,不可重发,所以但一无明支;如一芽生,不可再生。

  (四)问:取摄行惑,体既通余烦恼,如何但说爱增名取呢?答:虽然取支中摄诸烦恼,爱润生胜,说是爱增,非说绝无其余诸惑。《瑜伽论》八十九卷说:‘当知此中若所取,若能取,若所为取,如是一切总说为取故。’

  六、无明,问:诸缘起支,若生此地中十二支,皆唯与同地十二支为缘呢?亦容许与他地十二支为缘呢?答:总起来说,诸缘起支皆与自地支为缘,但所发行支,亦有依他地无明为缘的,如下地无明发上地行支。这就是说,十二支中,十一支全,无明一支少分,皆唯与自地缘起为缘,无明少分下地能发上地行支。如身在欲界初伏欲界烦恼的有情,能起上地未至定,既名行支,应是下地无明所发,以初伏下地染者,未离尽下地九品烦恼,不能得上根本定而起上地无明故。所以身在欲界初起初禅未至定行支,即是欲界不善无明能发初未至定行支。如是初禅起二禅未至定,即由初禅无明支能发第二禅中未至定行支。乃至非想地未至定,即是无所有处无明支能发非想地行支。《成唯识论》卷八说:‘诸缘起支,皆依自地。有所发行,依他无明。如下无明,发上地行。不尔(若不许无明发上地行)初伏下地染者,所起上(未至)定,应非行支;彼地无明,犹未起故。’这里应该注意的有两点:(一)异地无明发异地行支,唯指下一地无明发上一地说,如欲界无明只能发初禅未至定行支,不能发初禅根本定行支,更不能发第二禅未至定行支。唯得邻次,不得隔越。(二)必无上地无明能发下地一切行支的道理,假若退起下地心,即有自地烦恼,由自地无明发自地行支故。

  七、受爱,问:既许无明与异地行支为缘,亦应异地受支得与异地爱支为缘,则从上地生到下地,从下地生到上地的有情,其能润当生的爱,是以当生地受为缘呢?还是以现居地受为缘呢?答:异地受不与异地爱为缘,润生爱皆依自地爱。若自地死生于自地,其润生爱定依自地受为缘。若异地死生于异地,其润生爱,亦定依当生地爱为缘;如欲界死生初禅地,即依当生初禅地受为缘而生爱。故润生爱皆依同地受为缘。《成唯识论》说:‘从上下地,生下上者,彼缘何受而起爱支?彼爱亦缘当生地受,若现若种,于理无违。’这就是说,俱时现行受和前时种子受,都能为缘生爱。与现行受同时相应的染受,就是境界受,境界受即无明触为缘所生染受,此染受即触为缘生爱。种子受即识等五果中异熟受支种子。及境界受种子,亦能为缘生爱。问:发业的惑既可与异地为缘,为什么润生的惑就不可以依异地为缘呢?答:发业是等起因,疏故通异地;润生是生起因,亲故唯自地。故受为缘生受。与无明为缘发行,不可例同。

  八、定世

\

  总上所说十二有支,在小乘一切有部论中,都是以五取蕴为体,建立为三世两重因果。无明、行两支,是过去世的惑业,为招感现世识等五支果法的因,故无明行是过去二世。识、名色、六处、触、受,是由过去世无明行所招感的现在世的五支果法,故识等五支,是现在五果。这是一重因果关系。爱、取、有三支,是现在世的因,爱取是烦恼,有是业行,现在世中由爱趣有起惑造业,为招感未来世苦果的因,故爱取有三支是属于现在世的三因。生老死二支,是由现在爱取有决定招感的属于未来世的苦果支,故生老死是未来的二果。这又是一重因果。如是十二有支,就成为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两重因果。列表如(表四十三):

  《大乘唯识论》中,于十二有支唯立二世一重因果。十二支中,前十支是因,后二支是果,这前十因支,与后二果支,定不同世。以十二有支是约分段生死的异熟因果来说的,异熟因非造业之身即可受果。既然异熟因果是约有情身生死以为世,故因果支定不同世。以造因时非即受果时故。亦非现业得果可以是十二支故,但十支因中,前十支与爱、取、有三支,可以异世,可以同世。若顺生受的业(即下一生)其世必同;即现世身中由无明发业,熏成

  (表四十三)
 

十二有支

  业种及识等五果种子,又起爱取润发六转名为有,故前支与爱、取、有,成为同世。若顺后受业(第二生)乃至后后报业,则前七支与爱、取、有,定是异世;以在现世身造业,虽熏成种,至后后世将受果报的前一世,才起爱取润发转成有支故。有部论师,爱、取、有三支,与前七支中无明行二支,定不同世,与识等五支定得同世,故现在有八支决定同世。若《唯识论》中,现在必无八支同世的。但可以有十支、七支、三支,定得同世。即现在十支因,未来二支果,是十支同世。若现在起无明行等七支因,下一世起爱取有,第三生起生老死果,是七支同世。若过去起无明行七支,现在世起爱取有三因,未来起生老死二果,是三支同世。故定无现世有八支同世者。

  十二支中,若生老死二支,爱取有三支,无明行等七支,各定同世。由无明发业熏报种必定同世,故前七支不得别世。起爱取润前六种转名为有,亦非异时,故爱取有三决定同世。生老死同世可知。故二、三、七支各定同世。

  此上所说因果,即《成唯识论》对于十二有支定世的说法。即十支是因,二支是果,因在过去世,果在现在世,或未来世。因在现在世,果在未来世。此即二世一重因果。若约因果贯遇过去现在,和现在未来的两门道理来说,因果实亦通于三世:即约过现门说,十因是过去世,二果是现在世。约现未门说,十因是现在世,二果是未来世。由此十二有支,但立一重因果,即显三世俱有。建立轮迥,和破除断常二执。说有十支因,即破常见,说有二支果,即破断见。因为既是有因,因必招果;既是有果,果必是因所招,由此破除断常二见而贯三世,故不必如有部论师安立两重因果。如《成唯识论》说:‘此十二支,十因二果,定不同世。因中前七,与爱、取、有,或异或同。若二、三、七,各定同世。如是十二,一重因果,足显轮回,及离断常。施设两重,实为无用。或应过此,便致无穷。’立表如(表四十四):

  (表四十四)
 

十二有支

  九、刹那缘起

  定世中所说的缘起义,是约有情的异熟因果而说,由三世异故,名分段缘起。实际说来,在有情的生活活动中,一刹那间亦具足十二支,名之为刹那缘起。即:痴为无明支,思为行支,心为识支,余为名色支,六根为六处支,触心所为触支,领纳的受心所为受支,于受起贪为爱支,其余的烦恼为取支,身业语业为有支,诸法起用名生支,变异相名老,无常为死,是为老死支。

  十、杂染相摄

  有情生死相续,总起来说,由惑、业、苦三杂染;发业润生的烦恼名惑,能感后有的诸业名业,业所引生的众苦名苦。这惑业苦三,应知总摄十二有支;即无明、爱、取三支,属于惑摄;行、有二支,属于业摄;其余七支,属于苦摄。如有颂说:爱取无明惑,行有二名业,除五余七支,一一皆名苦。立表如(表四十五):

  (表四十五)
 

十二有支

  若细分别,无明爱取三支是惑所摄,行全支及有支一分是业所摄,有支中除识等五种,以非业故。识等五和生老死共七全支,及有支中一分,即已润的识等五种,是苦所摄,如《成唯识论》说:‘惑、业、苦三,摄十二者,无明、爱、取,是惑所摄。行、有一分,是业所摄。七、有一分,是苦所摄。’立表如(表四十六):

  (表四十六)
 

十二有支

  十一、诸门分别

  一、假实门:十二文中,无明等九支是实有:有、生、老死三支是假?有支为什么是假呢?因为它是为爱取已润的行、识、名色。六处、触、受六支种子,合名为有故,离行等六支,别无自体,所以是假。所润的行等六支中的识等五种至现起时,显生、异、灭三相位的差别,初起名生,变异名老,离灭名死,其体即识等五支,故生老死是假非实。《瑜伽师地论》五十六卷说:‘当知有生及老死支是假有法,所余有支是实有法。’

  二、一事非一事门:事就是体,一法为体的有支,即各一事。二法以上为体的有支,即非一事。十二支中,无明、识、触、受、爱五支是一事,以无明支唯无明为体,识唯本识为体,触、受、爱三支各唯以触、受、爱心所为体,五支皆不通他法,故皆唯是一事。所余诸支,其体皆通二法以上,故非一事。如行支通色心,即行支中身语二业是色,思心所即心,故行体是多法。取支通余诸惑。名色等通多法可知。故除无明等五支是一事外,所余诸支皆非一事。《成唯识论》卷八说:‘五是一事,谓无明、识、触、受、爱五。余非一事。’《瑜伽论》第十卷说:‘几一事为自性:谓五。几非一事为自性?谓余。’

  三、染不染门:染即烦恼,不染通善无记。十二支中,无明、爱、取三支唯是染污,是烦恼性故。识、名色、六处、触、受、及生、老死七支,体性唯是不染,是无覆无记性故。行、有二支,通染不染;行通善染,有亦通无记故。《成唯识论》说:‘三唯是染,烦恼性故。七唯不染,异熟果故。…余通二种。’

  四、独杂分别门:独是此体为支,不与余支相交杂,即名独相。与余支交杂,名为杂相。十二支中,无明、爱、取三支、自体为支,不与余支交杂故。其余九支,皆是杂相:行支及识等五支转名为有支及生老病死故。即有支及生老支亦名为杂,体无异故,用他成故。《成唯识论》说:‘无明爱取说名独相,不与余支相交杂故。余是杂相。’

  五、色非色门:十二支中,无明、识、触、受、爱、取六支,唯是心法,不通色法。其余六支,通色心二法。行支通三业,意业是心法,身语二业是色摄。名色支总括五蕴,心色全具。六处支通二蕴,五根名色蕴,意处即识蕴,行等六支,转名有支,故有通色非色。五蕴现行名生支,五蕴衰变名老,五蕴坏灭名死,故生老死皆通色心。

  六、有漏无漏门:十二有支,皆是有漏,唯有为摄。无漏无为非有支故。

  七、三性分别门:三性即善恶无记。十二支中,无明、爱、取三支,唯通不善和有覆无记。欲界无明正发业者,唯是不善性故(助可无记)。欲界爱取,亦通不善无记二性;爱通不善可知,为什么通无记呢?因为润生位爱是有覆,故爱通无记。取中包括一切烦恼,通无记可知。但欲界四取(欲取、戒取、见取、我语取)则唯是不善性。若上二界,无明、爱、取(唯有见取、戒取、我语取)三支,皆唯无记。行支唯通善恶,不通无记,无记业不感果故。有支通三性。行等六支合为有故。其余识等五及生老死七支,唯无记性,是异熟性故。虽然七支在分位中容起善染,但非体染,故七支体唯是无记性摄。

  八、三界分别门:十二支皆通三界。虽通三界,但有分有全,欲界摄十二支全,色无色界摄十二支少分。这里简略地分别解说如下:

  (一)欲界:无明支中,具有世俗愚和胜义愚,世俗愚发欲界中非福行,胜义愚发欲界中福行,通不善性和有覆无记性。行支,有福行和非福行,无不动行,有身等三业,通善不善性。识支具五趣、四生。名色支,有五蕴及五趣四生。六处支,全皆具有,亦有五趣、四生。触支,有可意触、不可意触、具相违触,亦有五趣、四生。受支中,具有苦、乐、喜、舍四受。忧受非根,唯善恶性,不通无记,不得名异熟,故此除之。爱支,通不善性和有覆无记性。取支,具有根本烦恼及随烦恼,通不善性及有覆无记性。有及生老死三支,即合前行等六支作法,准前可知。

  (二)色界:无明支,唯有胜义愚,无世俗愚,无不善性,唯有覆无记性。行支中,唯有不动行,无福非福行,若初禅中,有身语意三业,二禅以上,唯有意业,皆唯善性。识支中,唯有天趣,唯是化生。名色支中,色中无香味二尘,名中无鼻舌二识。二禅以上,五识皆无,亦无五尘,又唯有生天趣摄。六处支中,唯有化生,唯是天趣,唯有意识名意处,色界初受生时,五根顿起,五色根悉皆具足。触支中,唯有可意触、俱相违触,无不可意触。四禅以上,唯有俱相违触。受支中,初二禅有喜、乐、舍三受,第三禅有乐、舍受,无喜受。第四禅以上唯有舍受。爱支和取支,唯是有覆无记性。有及生老死,合行等六支说,思之可知。

  (三)无色界:无明支中,唯有胜义愚,有覆无记性。行支中,唯有不动行,唯有意业。识支,唯是化生天趣。名色支中,唯有名无有色。名中又无五识。六处支中,唯有意处。触支中,唯有俱相违触。受支中,唯有舍受。爱支中,唯有有覆无记性。取支中,概摄一切烦恼,在根本烦恼中,唯有九种,除去嗔心。随烦恼中,除小七(忿、恨、覆、恼、嫉、悭、害)中二(无惭、无愧)是不善性,唯欲界有故。诳、谄通欲界及初禅,憍及大八通三界。故随烦恼中,唯有憍及大八。有及生老死,准色界可知。

  十二有支在三界中有如上所说差别,故《瑜伽师地论》第十卷说:‘间:几支欲界系?答:一切支,和合等起故。问:几支色界系?答:一切一分。问:云何应知彼有老耶?答:彼诸行有朽坏腐败故。如色界系。当知无色界亦尔。’

  九、能所治门:上地行支,能伏下地一切支。什么是上地行支呢?即观粗苦等的六种行相。有求得上地法的有情,由观下界十二支为粗、苦、障,观上界一切为静、妙、离,即由下地无明所发行支,观粗苦障等能观行相,由厌下故,正能对治下地一切支。具观上静、妙、离,虽有能观行相,但是行支,非正对治,非厌下故。

  十、学等分别门:十二有支,皆流转法,非有学及无学,唯非学非无学摄。圣者们虽然有所起的有漏善业,但他是以无漏明慧为缘所起,与流转相违,违有支故。由此应知,圣者必不造招感后有果的业,因为圣者们于后有苦果不迷不求,不迷故知可厌,不求故不欣生:所以诸有学圣人身中的有漏善业,定非行支。《瑜伽师地论》卷十说:‘问:几支是学?答:无。问:几友是无学:答:亦无。问:几支是非学非无学?答:一切。问:所有善有漏支,彼何故非学耶?答:堕流转故。若学所有善有漏法,彼与流转相违故,及用明为缘故非支。’

  十一、圣断分别门:十二有支,在有学无学身中,已断未断的支分,各有差别。初二果的有学圣者,于欲界一切有支中已断一分,如三恶趣及八难女人身等的有支,即已永断,第三果的有学圣者,则欲界一切有支已全断尽,因为他已断尽欲界九品修惑,不再来欲界受生故。色无色界的有支能断多少则无决定,这须看他于色无色二界的烦恼断至何地而定。阿罗汉果,已断尽三界烦恼,永不受后有,故三界一切有支皆已断尽。如《瑜伽师地论》卷十说:‘问:预流果当言几支已断耶?答:一切一分,无全断者。如预流果,如是一来果亦尔。问:不还果当言几支已断耶?答:欲界一切,色无色界不定。问:阿罗汉当言几支已断耶?答:三界一切。’

  十二、三断门:十二有支,一切皆通见修二道断,不通不断。总起来说,诸恶趣业果及无想定、无想天、半择迦身等有支,皆见道所断。彼等唯是分别烦恼发起,故入见道时一切皆断,有漏善业及无覆无记的若现若种诸有支,皆修道所断。又断有三种:(一)自性断,即诸烦恼及彼相应的诸心心所不善性,和有覆无记染污性法,是自性应断者,见修二道生起现行时,彼即永断。一切有漏不染污的善法,和无覆无记法,非自性应断,体非暗法,不违圣道故。(二)离缚断,即断除能缘有漏善无记法的烦恼缠缚,能缘心不为所缘善无记法缠缚,说名离缚断,即前所说一切有漏善法和无覆无记法是离缚断。(三)不生断,断彼所缘因,令果永不生起,即由因断故,果法不生,是名不生断。如诸恶果异熟趣体,及无想定、无想天等,由圣者见道时,彼等惑业因断故,彼等果法永不得生,故名不生断。此亦包括前说善无记法之一分。在上三种断义中,大概地说,十二有支的无明、爱、取三支染污性故,是自性断,亦即通见修断。虽然亦通离缚断位不生断,以弱故不说。行、有二支,通自性、离缚、不生三断;亦即通见修所断。染污性的自性断,非染污的通不生断和离缚断。若行支中的善业,及有支中的识等五果无记种子,即通离缚断和不生断,不生断即是见道断,离缚断即是修道断。识等七支,唯通离缚断和不生断,体非染污,故不属自性断。即识等五果种及生老死既是无记法,其通不生断的,即是见道所断,如恶趣异热果及女人身等,唯是见道不生断。其通离缚断的,即是修道所断,如人天异熟果,唯是修道离缚断。立表如(表四十七):

  (表四十七)
 

十二有支

  十三、三受俱起门:十二支中,依当来生起位,有十支与乐受舍受俱起。此中除去受支及老死支,以受不与受相应,是自体故。这是约一识说,若约多识来说,即得随与受俱起。老死位中,多分无乐,及客舍(非说第八主舍亦无)故,所以除去。十二支中,除受支外,有十一支与苦受相应。受不受俱起故。

  十四、三苦分别门:十二支中,除老死支,余十一支少分坏苦所摄。本来十二支通有苦苦、坏苦、行苦,这里除苦苦、行苦,唯取坏苦,故说十一支少分。为作么除老死呢?因为老死位中,多分无乐受,依乐立坏苦,故不说彼老死支中亦为坏苦。十二支分苦苦所摄,一切支中有苦苦故。十二支全分行苦所摄,诸有漏法,皆行苦故。又依三受门舍受说行苦,除老死支,余十一支少分是行苦。除老死支的理由是:老死位中多分无舍受,故不立彼为行苦。这里与老死位中多分无乐受,不立彼为坏苦的道理一样。

  此上所说,是约实义摄苦,若诸圣教,随其有支中某一苦相增盛,则所说不足。如《缘起初胜法门经》则说,生显行苦,老显坏苦,死显苦苦。《十地经》第八则说无明、行、识、名色、六处名为行苦,触、受名为苦苦,爱、取、有、生、老死名为坏苦。《缘起经》但约果时相显以辨三苦。《十地经》通约果因以辨,故不相违。

  十五、四谛门:十二有支,皆苦谛摄,以是有漏的取蕴性故。其十二支中的行、有、及无明、爱、取五支,亦是集谛所摄。行、有二支是业,无明、爱、取是烦恼性故。十二支皆非灭道谛摄,与无漏无为的灭道二谛意义不相应故。

  十六、四缘门:在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中,诸支相望,增上缘决定皆有,以增上缘义最宽故。其余三缘,有无不定,义较狭故。又三缘中,因缘最狭,爱支望于取支,有支望于生支,有因缘义。爱增名取,爱种能生取,故爱望于取有因缘义。识等五种转名为有,所生现行名生,故有望于生有因缘义。问:老死亦是有支现行,为什么不说有望老死,为因缘呢?答:今约邻次说因缘,不约隔越及当生分位,老死隔生支,故不说有因缘。若如《集论》说识支是业种,则行支望于识支亦为因缘。现行行支望行种识支,有因缘义故。除此三支外,余支相望,皆无因缘义,以不亲办自体故。无明望行支,爱望于取,生望老死,有等无间缘及所缘缘。则前念无明为缘,引起后念取支,故爱望于取,有等无间缘。后念取支,能缘前念爱支,故有所缘缘。生支位中心心所法为缘,引起老死位中心心所法,是等无间缘,老死位中能缘心心所以生位心心所法为所缘境,即是所缘缘。有望于生,受望于爱,无等无间缘,有所缘缘。生支中现行心心所,能缘前有支故,有所缘缘。爱支能缘前受支故,有所缘缘。有支爱支,皆是种子,种望于现行的生支和爱支,没有引起开导的作用,故无等无间缘。余支相望,二俱非有。即行望于识等五支,及触望爱,取望有,皆无等无间缘及所缘缘二义。以识支等既是种子皆非现行心心所相引起的法,故无等无间缘。又识支等皆非现行心心所,不能起缘虑用,故非所缘缘。以上所说诸支相望为缘的意义,是依邻近、顺次、因果前后不相杂乱的缘起义说,若异此相望,如约隔越、超一、超二、超多,与逆次,相杂假说缘起,则为缘不定,如理应思。

  上来所说十二有支,多依《成唯识论》、《瑜伽师地论》、《对法论》等的意义而说。详细的意义,应参看《缘起经》、《缘起圣道经》、《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稻竿经》、《瑜伽师地论》卷九、卷十、卷九十三,《杂集论》第四卷,与天亲菩萨所造的《十二因缘论》,及《成唯识论》卷八,《成唯识论述记》卷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等。

  从十二有支的三世因果关系来看,即惑业苦,如环无端,令有情于三界六趣中生死相续,循环不息,故名生死轮回。倘若我们想从轮回中解脱,当于缘起义勤修观行,广如《缘起圣道经》,及《瑜伽师地论》三十一卷缘起观中所说。简捷的用功下手处,应当于现前一念上对治爱取二支,能够于自体及境界不起贪爱,则于境界不起希求追取,烦恼与杂染的业行,即可止息。如是则生死可了,菩提涅槃可证,轮回永绝了。

ad8
推荐阅读
ad10
精彩推荐
ad5
推荐内容
ad7
ad9
师兄善信您好:

佛教文化渊源流长,“她”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为人们的内心指引方向。普众礼佛网旨在传承佛文化,让更多的人领略佛文化的魅力,通过学习和沟通增加智慧,获得心灵的安宁和满足。“请各位师兄善信和我们一起,开启学习佛文化的大门”。在这里您可以每天听佛经的念诵音频,在线手抄经书,看一看法师的经典解答,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提升智慧的同时减少自己的烦恼。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普众礼佛网]  2008-2019 Copyrights reserved  佛学文化传播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