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6
ad3

关于练气功

[佛学的真面目] 发表时间:2019-06-03 10:54:22 作者: 阅读次数:

  关于练气功

  无论是出于哪种初衷和目地,也不论修行的层次高低,凡是修行,不外乎都是从身、心或兼而有之来下手做功夫。我们的身体又叫色报身,依佛法的分类,气功应属于“色法”范围。所以,佛法的修证完全可能包含有气功的内容,但佛法一定是以“心法” 为根本,“色法” 为方便和受用。故而佛门并不提倡在不明“心法”之义理的情形下,盲目地练气。因为事实证明,执迷于“色法”不仅修行不究竟,其负面效应实在是太大了。修行的关键在于修心,色身的转化只是自然而生的附产品,不能本末倒置。佛门中除了密法外(密法同样以“心法”为本),几乎不大讲究练气。所以,佛门将凡是在心外求法的修行都称之为“外道”。当然,这并不是说练气功一定是外道,形式概念上皈依了佛门,自以为在修证佛法就一定是正道。修行的关键完全在于“心”是否如法。一个佛弟子在修行过程中若不注重心灵的自我救赎和超越,不明白万法唯识,那他一样是外道。一个练气功之人明了“心法” ,他吻合了佛法的核心义理,他就是正道。因此,这与修行者的身份和所修法门并无二元对立的直接关系。

  本篇文章只是希望练气功的朋友们能够真正明了和行持“心法” ,这样,才能尽可能地减少走弯路。况且,世俗生活中修外道练气功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往往可能是贪著“色法”,不明“心法” 易走弯路、出偏和走火入魔罢了,但能一念回转,任何人都一样能够证得菩提。释迦牟尼在世时就走过许多弯路,他也修过外道,因此他证得菩提后传授佛法时,极力提倡修行人以修心为重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从八十年中期以来,民间曾一度宣起过几次气功热。这为一些伪气功和邪教的弥漫创造了一定的条件。客观地说,真正的气功是受到政府和科学界认同的。除了一些招摇撞骗的伪气功师和邪教法师外,大部份都是好的。关于气功,中央电视台曾经向全国作了报道,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教授也曾在报上发表过谈话,指出“气功是发掘人体潜力的一门科学,是打开人体生命科学大门的一把钥匙。”

  这些年以来,主流科学领域已越来越注意到现代人只注重物质环境的改善,却不够重视精神环境和内在心灵的改善。而气功在此领域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却是有目共睹的。关于气功和特异功能,虽然现有的科学理论解释不清它们的存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已明白它的确是不容被否定的。比如人们常称之为“气”的这个东西,人的意念是有能量的等等,科学界认为可能还是电磁波一类的东西。正因为人的认知是有限的,而存在是无限的,我们才需要不断地研究探索,才需要更为科学地面对气功和特异功能。

  科学的东西是不怕检验的。只要是事实,是客观存在,人们就应该参与实践和研究,做出科学的解释。咱们中国在这方面的报刊杂志和组织机构很多,比如《中国气功科学》、《中国气功》、《气功报》、《气功》等。北京气功研究会、上海市气功康复协会、世界医学气功学会、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北戴河气功康复医院等。国家还特地出台了关于气功在医学和体育方面的运用与管理的相关条例。

  气功及特异功能研究在国外初期使用的名词为心灵研究(Psychical research),后来又广泛使用超心理学这一词(Parapsychology)。气功、特异功能等现象,已越来越多地被发现被证实、相信者越来越多,研究工作也有了相当的成果。遗憾的是,一些伪气功和一些求名敛财的江湖骗子,乃至邪教组织也随之而诞生。造成了龙蛇混杂、真假莫辨的混乱状态,为气功科学这门新兴学科的发展抹了黑。

  但不管怎么说,气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科学界已给它下了一个初步的定义:气功,是运用意识的引导作用,对生命活动过程实行自我调节、自我控制,从而提高人的素质——生理素质和心理素质,开发人的智慧和潜能,使人健康长寿、聪明,身心获得彻底解放,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一门人体生命科学。它对于促进社会精神文明,提高人类健康水平,造福于全人类,将具有一定的积极的意义。

  被誉为“科学泰斗”的钱学森也说:“气功所涉及的问题完全是一个新的领域,气功的研究会使我们找到一把打开人体科学大门的钥匙。我们要把人和生物看成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摘自钱学森著《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发展纵横谈》)……”有专家指出,气功中的“入静”同国外心理学所说的“松驰状态”是一回事,都可以很好地利于人的身心健康。比如修身养性,祛病延年、开发人体潜能等等。

  “第三届国际肿瘤研究优秀成果交流大会”于2001年7月20日在德国汉堡召开。这次大会是由德国卡尔·杜伊斯堡公益协会和德国波恩大学医学院共同主办的。受此次国际大会主办单位委托,中国气功也登上国际抗癌大讲台。中国癌症研究基金会特别推荐了我国著名“气功抗癌明星”施宗恕老先生前往德国汉堡,参加这次盛会,并备受与会的外国专家学者们的关注……因此,我们在反邪教和伪气功时,不能将真正的气功和特异功能一网打尽,诚如泼洗脚水别将孩子一块儿泼了出去一样。

  以佛法的义理来讲,练气功和从事气功研究一定不能带迷信色彩。一是不要迷信气功的作用,二是不要陷入宗教迷信的泥坑。练功有好坏,功力有大小,因而抗病、治病的能力也各不相同,我们决不能迷信、执著于气功的作用而排斥一切医药和科学。特别当患了某些急症时,更应及时送医院抢救,若一味依赖气功,则往往误事。我们应当以辩证、客观、实事求是的态度,科学地看待气功问题,合理地运用气功健身祛病,使之更好更科学地为人类造福。

  如果生了病执著于不打针不吃药,那绝对是一种自取灭亡的做法。练气功者一旦带有了迷信色彩,还极有可能导致“走火入魔”。就象那些邪教的歪理邪说,执著于什么“你若真把自己当一个练功人的话,有了病就一定不要吃药打针,那叫‘消业’” ,结果不少“信徒”由此而命归西天。我的一个同学的母亲就是这样死掉的。这其实同邪教自己宣扬的凡事都要“不执著”自相矛盾。由此可见,他们事实上时时刻刻都在执著于“不执著”。

  正因为一些人在学理上对气功的认识非常有限,因此才有必要告诫大家,一定要以清醒的头脑和科学的态度对待练气功的问题。“气机”是人人都拥有的一种生命机制,也就是说人人本身都有“气”。可有一些人却以为自己的“气”是师傅给的,其实在极微观下,“气”是一种微循环,由于太弱或没有更好地启动,我们可能感觉不太明显,况且这些反应本身也是很个体化的,因人而异,并无统一的模式或状态。每一个人都可以自己启动“气机”(比如训练入静),也可以由已经启动了的人来帮我们启动,帮我们激发。但认识上千切不要本末倒置,更不要迷信外缘,以免造成一些不良后果。

  一些伪气功和邪教也要求其信徒练功和打坐入静,那一套“功法”的操作机理同普通气功完全是一回事。邪教却美其名曰是“唯一高层次的法门”。其实任何人只要愿意打坐入静,都会很好地调节身心、强身健体、益智健脑,甚致开发出特异功能等。从人体或生命科学的角度讲,人的生命和机体本身就具有这些潜质。答案在我们自己身上,人体本来就有这样的属性和机制,诚如众生皆有佛性一样。其实一些邪教“弟子”身心上的良好或“神异”状态是受益于练气功罢了。可惜他们一直受蒙蔽,坚持认为是“师傅”的功夫和传下的“功法”了得,真是一种天大的愚昧和迷信。

  比如李洪志说他可以为弟子们都“安装”一个“*轮” 。这个“*轮”是宇宙的缩影,是一个有生命的可以旋转的东西。据说的确一些弟子很真切地感觉到了“*轮”在他身上旋转不已。这种现象,除了有可能是过于执著出了幻觉以外(其实幻觉就是一种走火入魔),从气功的理论看来,这是一种任何练气功者都可能遇到的现象,也就是“气机”启动了而已。

  任何派别的气功,只要修习者打坐“入静”状态久了,身上的“气机”就会启动,就会有“气”的感觉,“气”自然会在体内自动自发地流动、旋转等。有时也可以用心理暗示或意念刻意引导它的方向和走势。这本属于一种正常的生命潜能的开发,它是合符人体科学的东西,是任何人练气功时都可能会遭遇到的很稀松平常的客观现象,可在李洪志那儿却成了他独自创造和发明的“*轮”了,实在是可笑之致。而且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即便有这种自然现象产生,也不要在意它,不执著,顺其自然才行。即心里尽量要不动念头去分别和思维“气”,否则极易走火入魔,走火入魔严重时就可能得精神病。

  开句玩笑,任何人只要乐意做一个实验,打坐入静一段时间,人人都会有拥有“*轮”,这*轮是什么玩意儿呢?就是我们自己的“气机”启动而已。由于李洪志及其邪教也要求其“弟子”打坐练功,“入静”久了,有些人肯定也会启动“气机” ,会感觉到“气”在体内流动或旋转,可惜他们执著于是“师傅安装”的“*轮”。其注意力完全执著于“*轮” 了。久而久之,肯定有些人会走火入魔,迷失本性。比如身心状态不佳时,“气”走动或旋转的感觉就会削弱,一些“弟子”则以为是“*轮”变形或消失了,甚致剖腹去找那个子虚乌有的“*轮” ……

  无论从事科学研究,还是练气功,过份执迷或受制于人体“六根、六尘”所体现的信息都是不对的。比如我们眼根看阳光好象是白色,其实它有七种颜色。超声波、次声波我们耳多听不到,但不能说听不到它就不存在。无论是随着科学文明的进步,还是人体自身潜力的开发,我们都会发现人的“六根、六尘”往往容易停留在事物的表相上,它们也不过只在特定的常规范围内发挥作用而已。象耳多听字,手摸字,意念移物等等特异功能(当然也有些是弄虚作假),在佛学上叫作六根互用、六根互动。也就是说本来只能用眼睛完成的功能,也可能用耳多、手来完成,本来只能用手来行使的功能,也可能用意念来完成。当生命的潜力得到开发时,六根是可以互用、互动的。在气功界这种现象一点也不稀奇,这一类特异功能在科学界也早有定论。

  有些练气功的人不懂这个“六根互动、互用”的道理。其实一些幻觉反应也是一种六根互动、互用时所造成的负面结果。比如当我们意识或潜意识过于执著、沉湎于什么东西时,这种心理或心思便会幻化成在听觉、视觉上进行反应(六根都会),这就是“心念所化”的幻觉。但有些人却认为它是真实的反应,尤其那些精神病患者,更是深信不疑了。医学上有一种病叫“臆病”也是这个道理。

  一些邪教“弟子”心里一天就迷信他的“师傅”,他或许在幻觉状态中就“真的看到了他的师傅、*轮等相状”,或“听见了他的师傅在向他说法” ,甚致身体上还有触摸的真切反应。比如做梦被刀砍我们也会有痛觉,其实是心念意识化为了触觉(从意根到身根)。从理论上讲却很简单,这也不过就是一种六根互用或六根互动,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各自的功能产生了病态的混乱、混淆状态。可惜一些练功人不能认证这种混乱或错位,以幻为真,过于执著妄想,严重时当然就造成了所谓的走火入魔。

  佛门常说万法唯识,换句话来讲,就是我们有情生命的本质在于“心物一元”。这个“心物一元”,真不知搅混了多少人的知见——人们头脑各自有自己的“上帝”,都有真实不虚的“神异”,大家执迷不悟地各为其主,认为只有自己的这一种“上帝”才灵验,别人的都不对都不行,我自个的这一个才正确才灵验。因此,千百年来,在概念名相上谁也不服谁,争论不休。其实说穿了都是浪费口舌,它不就是心物一元的一种体现?都是“真如”起用的结果。所以大家都对,但都不全对。一切师傅,一切圣贤,一切宗教,无一不是建立在“信”的基础上,信得切,效验强,其本质是心物一元。其实,世界的法性本来如此,我们的自性本来清净圆满……不一定非依什么佛、真主、上帝或师傅这种语境形式或概念名相才“灵验”,才正确无误。当我们在本质上明白或体认了这一点,那无论信仰什么,我们都不会再有迷信和盲从,当然就不会走火入魔了。

  当我们对真、善、美的一切(无论我们叫神仙还是师傅、上帝及佛菩萨)产生信心时,我们必然与之相应。一个平庸的师傅或许会有卓绝的徒弟,此乃徒弟信仰比师傅真切故,比师傅更努力故。比如有人生了病或遇违缘、逆境,满怀信心地观想师傅,专心地祈求师傅,也许真会趋吉避凶(尤其在入静或冥想中),但有时这并非是师傅的“功德”或“功能”,恰是我们将之观想成美好吉祥的绝对化身,在冥冥中,我们就自然接通了好的信息场、能量场,自然就趋吉避凶了。根本上讲,还真不是谁救了我们,帮了我们。而是我们自己的这种信心和美好心性。开个玩笑,假设我们对一个疯子生出了对师傅或佛菩萨一样的信心,我们能入静或用心观想、祈祷他,我们也会有所效验,而且内心越寂静、纯净,其效验越强。这是因为一切都是外缘,关键在于我们自己的心识状态。倘若我们不打开自己的心,师傅帮不了我们,佛也渡不了我们,“万能的”上帝也是拿我们没辙。

  为什么有些人有了幻觉还不自知呢?正因为幻觉来了我们无法识别,往往深信不疑是真实状态才叫幻觉,如果我们能知道它是幻觉就不会有什么幻觉之说了。凡是入静,都会有“相”,心灵相对寂静时,蕴藏在八识中的许多信息(有时是生生世世的信息)会在六根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反应,八识仿佛就象一个写了一切信息与程序的电脑“芯片”,什么可能性都会出现。因此,我奉劝那些炼气功的朋友,随时牢记一句佛门的名言:“凡所有相,尽皆虚妄。”

  无论真假,我们都不要执著于色身六根互动时的各种表相上的反应,因为我们智慧不够,往往无法辨别、体悟它们的真假和因缘。一切都可能是自以为是、想当然地在作判断。因此佛门还说过,修行者任何境界和状态来了,均要“不作圣证,不求圣解”。这并不是要我们断然否定这些中间境界和状态,空并不碍有,空有一体,这只是要我们当下体认一切事物都没有自性,法性为空,都是真如的“用”和“显”,心不空净有“识”才有“相”,修行的根本目地是要彻底“转识成智”。一切是非并不在于事相,而在于心的不离不著,即心不染著也不回避,如是而已。

  总之,一定不要太在意这些六根之反应,更不要有什么自我心理暗示,一切“好相”和“恶相”,均要平等看待,训练自己不生欢喜和厌离,将一切相都视为自性的一种客观显现。不离不著,既别刻意迎奉,也不要起心逃避,一念觉知回转过来就行了(比如继续守丹田或观像等等),一切尤如雁过湖面,来了去了,如此而已,别生出格外的心念即可。这样,我们就不会走火入魔了。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就是这个道理。

\

  客观地讲,我自学佛以来,也经历过一些所谓的神神怪怪之事,许多练气功者经历的“神奇”我自是见识过,什么见光闻香,治病健身之类实在不稀奇。生命本然如此,人本来就有这些潜能,修习入静本身就能感通一些状态,我确实不会大惊小怪。我的态度是,既不否定也不执著。因为这一切并不是证得什么智慧和觉悟,不过是开启了一点人本有的潜能而已。单从人体生命科学的角度讲,人体即小宇宙,一切都可以自给自足。

  我曾出过严重的车祸,背上有三块脊柱压缩性骨折,当时误以为仅是软组织挫伤,什么措施也没有采取(连卧床休息也没有),仅是训练入静,过了一个月,仍感到背上刺骨的痛,去医院照片,才发现有骨折,医生要我立刻上托架卧硬板床三个月以上,我心想,已经延误治疗了,管它的。于是回家仍旧未采取什么治疗措施,只是更加专心修习入静,不久便痊愈了。几年来,患重感冒、拉肚子几乎不治疗(不是刻意执迷什么,仅是为了做一下试验),只要训练入静便能治愈。于是有段时间我干什么都百无禁忌(当然不是指行不义之事),比如重感冒时还曾刻意吃过大量鸡肉、狗肉,一样无碍。当然,大家也不必如我这般冒险行事,凡事须量力而行,万法圆融,医学与“入静”客观上都是一种手段,二者并不相违背,本质上都是为了纠正我们的不良状态。两者我们都不必单一地偏废或执取。

\

  练功中特别容易出现幻觉或接通不同空间的一些信息,似是而非,迷信思想严重的人往往不能正确对待。比如有的人可能看到黑气、鬼怪,或听到什么人说话,闻到怪味,或梦到自身堕人深渊、进入地府等等,于是便产生恐惧、厌恶心理,拼命想压制或者排除,结果却适得其反,恶性的幻觉、梦境偏死缠着他不放,苦不堪言;另有些人又可能看到光环、花丛、仙境、神仙、佛菩萨、师傅、或听到美妙的音乐、闻致扑鼻的花香、功态中觉得自己变得很高很大、甚致变成了佛等等,于是便心生欢喜,刻意追求,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得了的境界或功夫。某一天这些现象消失了,又会胡思乱想它的原由,到最后肯定会神志错乱,后果不堪设想。凡此种种,皆可谓“走火人魔”,究其根基,都是因为迷信思想作崇。若无迷信思想,深明“万法唯识“之理,保证就不会有什么偏差。

  邪教和伪气功的危害性是很大的。其信徒一会儿迷信“师傅”无所不能、高高在上,是“最大的佛” ,一会儿又迷信身上又有什么“*轮”,自己的身心完全受控于“师傅”或“*轮”,执迷太深,犯了练气功的大忌,不走火入魔才怪呢。练气功恰须心平气和、顺其自然,放下,不攀缘不著相。

  其实我们不难看出,邪教或伪气功师胡编乱造的所谓“高层次的功法”,一是剽窃盗用佛家、道家和基督教等一些名词概念,二是借用人体打坐入静可以启动“气机”,甚至由此出现一些不合常规的“异相”、能治病强身、开发人体智慧、潜能之机制和属性等等,有了这两道光环,他们自然就有较强的欺骗性、蒙蔽性。喜欢练气功的朋友们一定要警惕,练功仍要以“长慧” 和“明心”为根本,不能执迷于“色法”和神异,要明了心法与色法原本是一体二用,只有当我们明了心法时,色法上的进步才会突飞猛进。否则,很容易一直在低层次的状态中停滞不前,甚致出偏。

ad8
推荐阅读
ad10
精彩推荐
ad5
ad7
ad9
师兄善信您好:

佛教文化渊源流长,“她”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为人们的内心指引方向。普众礼佛网旨在传承佛文化,让更多的人领略佛文化的魅力,通过学习和沟通增加智慧,获得心灵的安宁和满足。“请各位师兄善信和我们一起,开启学习佛文化的大门”。在这里您可以每天听佛经的念诵音频,在线手抄经书,看一看法师的经典解答,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提升智慧的同时减少自己的烦恼。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普众礼佛网]  2008-2019 Copyrights reserved  佛学文化传播门户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