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书

"

佛书以域而分,则北传方面,自印度经由西域,或经南海而传入我国、朝鲜、日本,或自印度传至西藏、蒙古;南传方面,则自印度传至锡兰、缅甸、暹罗(泰国)、柬埔寨(高棉)等东南亚诸国。由于地域之不同,遂形成各自独特的佛教思想与文化。又因各种语言文字之翻译流传,及历代祖师之种种著作,佛教典籍因而内容分歧、数量庞大。被收入大藏经中之佛典各有其特色,其中传承于我国、日本之汉文佛典,其质、量最大。

佛书——与佛教有关之典籍,又作佛典、内典、妙典

佛书——与佛教有关之典籍,又作佛典、内典、妙典

佛书经典

把佛书推广到社会

我们都是知道将经典书籍分为佛书、善书、邪书的。所谓佛书是指弘扬佛法的书籍,也就是介绍佛教的书籍。不过现在这些书籍并不是很常见的,而圣严法师的意思是能够将佛书推广到社会的。

当然主要原因是一般社会人士所接触到的所谓佛书,好多是由一些未通佛法的人士,从外文翻译或从古书抄摘、编辑而成的。内行人看来,那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佛书,故也很容易误导读者,使人无法认识到真正的佛教。

为什么佛教虽有好书却不能送到社会一般读者之手呢?这可能有两个原因:1.一般的书店、书摊一向认为佛教徒不会写书,即使写了,也多被认为是主观思想太浓或陈意过高,销路一定不好,所以不愿主动地发掘佛教书籍。2.佛教界的出版社没有良好的行销网,也不知道做相当的推销宣传,无法让一般的书店、书摊改变观念,也无法把好书的内容介绍给一般的读者。

所谓佛教的好书,应该具备正确的佛学知见、精简优美而通俗易懂的文字修养。要让小学五、六年级以上,直到博士程度的各层次人士都愿意读而能理解和接受的书。一般的佛书确只是写给已经入门很久的佛教徒看的,那也没什么不好,如果内容丰富、见解精到,实也值得赞叹。而如果一本书的文字技巧拙劣、思想观念含糊,那就是不值得一读的坏书了。今天我们佛教界能够写出深入浅出、老少咸宜,所谓上、中、下三根普被的著作者,尚不多见。如果有的话,那是散文作家林清玄,因为他是一般的报刊杂志写作,也由一般书店如九歌等出版、宣传、行销,加上的确是好书,所以每本都能畅销。另据佛教出版界的市场调查,销路保持一定水平的出版社只有两三家,作者也只有数位,他们的著作不仅有内容、有思想,文字也比较容易让人接受,只可惜他们的著作似乎尚未为一般社会的读者所熟悉。

仅仅数位佛教书籍的著作者能够比较受到一般读者的欢迎,可见佛教写作界的现况还是十分的萧条。也就是说,能写的人已经很少,而能够读到他们著作的人也不多,无怪乎佛教的书籍未能打入一般社会的行销市场中。为了挽救这种局面,除了佛教界的有心之士有计画地鼓励、培养更多写作佛书的优良人才,也可用高额的奖金、薪津征求成名的作家、学者研读佛学、写作佛书。或者是储训富有写作基础的青年,从事于佛学的研究或写作。

在表达形式方面,可用文学性的,如诗歌、小说、散文、戏剧,乃至于童话、寓言等题材,也可以用哲学理论,或历史的角度及传记题材来写,当然也可以用艺术的形式表达。平心而论,可供写作的佛教题材实在很多,佛教的宝藏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是因为写作的人太少,能够写出好书的人不多,所以只有让它们静悄悄地躺在《大藏经》中了。

过去的作家们多半是用文字为工具,写出他们内心的观念、感想、感受,以纾解胸中的块垒,不是为了他人的需求而写,乃是为了呈现他们自己而写。因此,大家把欣赏和喜好这些作品的人称为作者的知音。但这类的情形却不是现代职业作家所应有的态度,自然也不是撰写佛教书籍当有的态度。书应该是为了读者而写,若要让读者们愿意看,且愿意接受书中的观点,写作者即必须先要了解读者们的需要,并考虑读者们的立场。如何能够使得读者普遍接受和爱读,必须先要了解用什么样的角度和技巧来诉说作者自己要说的内涵和理念。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要求,作者也需要因应当前社会和时代的需求,来调整自己传达的方法,以达到向读者诉求的目的。

把佛书推广到社会

现代社会大众的耳目,多半已被各式各样的大众传播工具所占据,例如电台、电视、报章、杂志、录音带、录影带等。我们的佛书,品质再好,如果不通过这些传播工具的宣传,仅靠读者以口传口的所谓口碑来辗转宣传,就很难达到让很多人都知道有这本书的目的。言过其实的吹嘘,是一种欺诈的行为,不仅为佛法所不许,也为一般的商业道德所不容,恰如其分地广告说明,则是必须做的工作。而如何可使得一般的书店、书摊接受佛教的好书,不仅要去说服书店、书摊的从业者,更要紧的是让广大社会的一般读者都知道有这本好书,而愿意向就近的书店、书摊购买。如何达成此目的,则须运用大众传播工具,以广告的方式提醒喜爱好书的大众。问题在于,投下的广告费能否从书籍的销售收回成本?这就要看这本书的可读性之高低和吸引力的大小而定了。不过,已在教内拥有相当稳定销售量的佛教好书,进一步向社会以广告推出,应该不是什么冒险的事。

总之,要把佛教的好书推广到社会,除了书籍本身的条件,例如够水准的封面设计,高品质的印刷、装订、纸张,有高度可读性的内容,同时也要运用现代化的商业推销方法才能成功。唯其开始之时一定有不少困难,例如掌握不到读者的兴趣、性向,或找不到人写出适合于当前社会大众所需要的著作,甚且纵使以征稿方式邀得的作品,经过专家评论认为是优良的著作,向市场推出之后,也不一定是畅销的书籍。而投下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物力之后,也可能得不到预期的效果。好在类似的佛教事业,多半不是为了营利,而是为了佛法的传播。若能于平均推出的十本书中,有一本是受到大众爱读而成为连续畅销的佛书,目的就已达成了。

把佛书推广到社会

上面就是关于圣严法师开示的把佛书推广到社会了。我们在修行佛书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而且我们可以和诸位师兄一起修行的,这样对我们的修行来说是有帮助的。

...查看更多
佛书再多,说的也就是这三件事

半分钱的故事─ 佛经佛书不可侮辱

我们都是知道将经典书籍分为佛书、善书、邪书了,而佛书和善书是值得我们念诵修行的。并且我们应该要对佛书和善书充满爱护的,而且我们要知道佛书佛经是不可以侮辱的。那么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佛教的故事,半分钱的故事。

我后来带了三本书去,其中之一是张澄基博士的大着“什么是佛法”,一本是简本的“阿弥陀经”,有白话文讲解的,还有一本是“观音菩萨灵感续录”(毛惕园居士编),N先生首先拿起“观音菩萨灵感录”来看,看得十分入神,看来是有一点点逗机了。

我欢喜得未免太早,他才看了几段,他的太太从外面回来了,沉着脸问:“什么书看得这样入迷?生意也不管了吗?”

“现在没有顾客呀!”N先生说。

N太太从他手上把书一把抢过来,瞪眼一看,立刻大发雷霆咆哮:“看这些反动大毒草迷信书刊。”

“看看有什么关系?”N先生说。

N太太也不回答,她突然把三本书都撕毁,她的动作奇快,N先生连抢救都来不及,她三下两下就把三本佛书撕成数片,抛到垃圾桶内。

“呸!”她一连吐了几口痰沫,吐在她撕毁的佛书上:“怪力乱神妖言惑众!迷信!”

“你看看!”N先生埋怨她:“你怎么这样鲁莽?这些书是彼得借给我看的呀!你怎么把他的书撕掉呢?

“我管它是谁送的!”N太太咆叫:“把这些迷信毒草送来传播迷信,就是不该!”

N先生是怕老婆的,不敢多言,我知道这位婆娘不可理喻,我也不说什么,我过去把佛书残页一一拾起,用软纸擦掉她的唾痰。

“怎么?”他讥诮我:“你还当它是宝贝吗”

“我没当它是宝贝!”我平静地回答:“佛书本来就是宝物!”

“那么拿回去拜吧!”她骄凌地说。

“当然!”我这样回答。(后来我将被侮辱的佛书带回家中,拜过佛,将它火化。)

“彼得!”她傲慢地说:“我对你说明,以后不准你再拿这些迷信毒草来!”

“N太太”我平静地说:“我不会再拿来的,你放心!你根本不配看佛书!我也有几句话告诉你:佛书是不可以侮辱的,接受佛书佛法,你会得到佛佑赐福平安。侮辱佛书,诋毁佛法,是你自绝佛缘!你不久就会有祸了,并非佛菩萨要惩罚你,而是因为你心生恶念邪念,就会招来恶魔祸害,你不信佛,没有谁能救你!”

“满口鬼话!”她冷笑;“我才不信这些迷信鬼话!”

“那你信什么?”

“我不信宗教,什么都不信!”她咆叫:“我信的只是钱!”

“好!那么让你的钱保佑你们平安吧!”

“我有钱就万事足,”她傲慢地说:“我有钱就什么都买得到,当然也会平安!用不着去迷信什么神佛!”

和这样冥顽不灵的人辩论下去,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笑一笑,离开了小店。N先生和N太太,曾经在大陆受了多年的苦,唯物主义对她也有多年的影响,难怪她有那样的态度,我很谅解。

我替N先生感到难过,难为他怎样在河东狮的气焰之下过日子的?但是,我对他的同情也未免太早了。我一直当他是个值得同情的善良者与受害人,后来才发现肉眼观察错误。

他的小店生意已经买下来四年多了,是以一万元加币成交的,四年下来,早已赚了几倍,他却忽然延聘律师控告原来的店主,控诉理由是原来的店主顶让他的价钱太高,欺骗了他。他说这一控告,可以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十万元。

“什么?”我惊讶得很;“你当年不是自己还价的吗?你自己签了同意书,买下生意四年多了,怎么可以控告他欺骗你?”

“我的律师说可以!”N先生说;“他说有把握胜诉,打赢了官司,我和律师分账,现在又不着先付律师费,我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做恐怕不很道德吧?”我说。

“管它什么道德不道德!”他吸着烟斗说:“只要能赚钱就是道德!”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劝他别这样做,我说:“你已经生意不错,又拥有几座房地产了,何苦还要赚这种钱?”

“钱也会赚多吗?”他笑道;“小老弟,你没在大陆挨过苦,你不了解我们!”

那场诉讼刚开锣,他又有了新花样。有一天他忽然说要我为他见证一份买卖合约,原来他看中了附近一家小店,他要把它买下来。那家小店东主也是中国人,生意很不好,打算赔本出售,N先生去还价,要我做个见证人。我向来不管这些事,这一次却是为了好奇,就跟他去了。

小店东主S先生讨价两万元,N先生还价一万一千元,对方也接受了,双方签了协议书,叫我签了见证,双方说好这两周内移交,在接收前付清。那知道了成交之日,N先生返回了,他不去付款,他对我说:

“我还得太高价,你去对他说,这个价我不买了,要我买,除非他减到只收七千元。另外是,不点货,并且将所有冷冻设备送给我。”

我吓了一跳,我说:“人家是三万元的成本,你只给七千元,还要免费接收人家的一切设备和货品,亏你怎么想得出来?你自己签的协议书不算数了吗?”

“是不算数了!”他吸着烟斗微笑:“那又怎么样?”

“我不能替你传话,”我说;“这种背信的事,我不能替你做,你自己去说吧!”

他果然自己去说了。S先生也是赔得太惨,但求脱身,也都接受了新条件。谁料还有下文,过了三天,N先生对他说:“这一千元,我只先付一千元,其余分五年无息摊还!”

S先生这可光火了,他怒吼:“你滚!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你等于白拿我的生意,白拿我的生财家具设备了,还不心足!还想支付一千元,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在场旁观的人都觉得N先生太过分了,我也深悔肉眼不善观人。可是,我从不滥用天眼,没有必要,我是不敢运用天眼慧眼法眼的啊!现在既然肉眼也看透了此人,我还跟他做什么朋友?从此我不再上他店去了。

半分钱的故事─ 佛经佛书不可侮辱

有一天,N先生忽然上我家来,他来得太突然,我就知来意不善。

“彼得,”他说:“我要你再做一次见证人,我再写一张协议书,将首期添为两千元。”

“对不起,”我拒绝了:“我不能在帮你了。”

“我也不勉强你。”他说:“不过,你们信佛的人,不是说予人方便吗?”

“但是不能助纣为虐!”我说:“你太过份了!”

“其实!”他笑道:“为了省一点钱,也不是什么罪过吧!老S反正是但求脱身,有人肯给两千元,他不是幸运吗?”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不客气地说;“你还曾经问我借佛书呢!”

“我对佛教是有一点兴趣,”他说:“上次只是我太太不好!”

“我看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我说:“你假如真肯学佛,为什么不先戒贪?”

“你们佛教建庙,不是也大大地赚骗香油钱吗?”他笑道:“你们可以骗人,我们做生意为什么不可以赚钱?”

“你光看到佛教寺庙收香油钱,没看到佛教做慈善布施救济贫病苦难!”我说;“你的观察不够深入的,你的批评是太武断的!”

“你们佛教说布施,只不过是幌子而已!”N先生笑道:“跟天主教基督教都是一样的麻醉和欺骗人民的!”

“你这口吻!分明是马克思唯物主义信徒!”我说:“原来你在大陆受了那么多苦,也还没醒悟,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上次向我借佛书呢?”

“只是当作神怪小说看看而已!”他不住吸烟斗喷烟:“消遣而已!”

然后他就对我大肆抨击宗教,他坚持ZhongGong的“文革”铲除宗教是对的,他给我看他在文革期间发表的响应文章,满篇的毛泽东主义术语,是他引以为傲而经常带在公事包内的一份剪报。

我微笑说:“原来你是毛泽东的忠实信徒,那么,你为什么要逃离大陆到加拿大来呢?不怕和我们同流合污吗?”

“正是来和资本主义世界同流合污!”他喷着烟笑道:“我是来赚钱呀!”

“共铲谠也爱钱吗?”我讽刺他:“你们不是说不爱钱吗?”

“我是修正主义者,”他笑道:“修正!修正!”

“你又要抱着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又要自由,又要钱,又要反对宗教,又想把佛书当神怪小说看,这是你的毛泽东主义矛盾统一律?”

“对了,”他很自负地笑:“你猜得对!”

我真是为之气结!再辩下去也没有结果的,我不是政论家,根本无可能折服这位曾经是ZhongGong报刊上一等好手的喉舌作家。我决定从此不再理他,我说我和他之间已经无法再沟通了,彼此各信各的吧!

送他出门口之时,我说:“彼此相识一场,也算是街坊点头之交。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好好再想清楚,如果你是真的有诚意想接受佛教,我还是愿意借佛书给你看,不过,侮辱佛书是会招魔惹祸的呀!借取可得恭敬才行。”

“哼哼哼!”他在鼻子内冷笑,一路吸着板烟斗,扬长而去。

没见他三个月了,我不上他店去,他也不来我家,我渐渐淡忘了这一对唯物主义兼唯利是图的夫妇。

有一天晚上,午夜了,我还在看电视最后新闻,忽然外面传来紧急的刹车声和砰然巨响。

“又撞车了!”我摇摇头:“不知是谁又倒了楣。”

第二天就知道了,是N先生。他全身的骨头都给撞断了,压在汽车底下血泊之中,地点是在一家殡仪馆的大门前面马路边,救护车赶到时,他已经奄奄一息。

N太太披着散发,伏在街上大哭。邻近的店家,没有人帮她的。她夫妇平日待人太苛,没有一个朋友帮忙她,唯一挺身相助的,是我!我自告奋勇地替她免费照顾店面的生意和她的孩子们,大约三个星期之久,直到她从悲痛中回复过来为止。

那天我辞别她:“N太太,看见你已经复原,我可以不来帮你了!”

“我该付你多少钱?”她忧伤未除:“彼得,你告诉我!”

“你付不起的!”我微笑。

“我会尽力付给你!”

“半分钱!”我笑:“你付得起吗?再见!N太太!我走了,请多保重!”

“彼得!”她追出店门,眼中含着泪水;“你贵姓?我甚至不知你姓什么!”

“那并不重要!”我微笑:“再见!”

“你为什么要免费帮助我们?”

“人与人之间不应该互助吗?”我说:“何况,我是个佛教徒!”

“彼得!”她泫然地说;“有空再来看我们!”

“也许吧!”我说:“N太太!再见!”

我从此没有去小店。事实上,小店已经关闭,被债主控告,被房东控告,平时那么凶的N太太也应付不了了,终于关门大吉,后来怎样都不知道了。

我仍记得她多次在店内哭诉:

“为什么?为什么?”

我知道是为什么?是殡仪馆的幽灵(车祸地点是在犹太殡仪馆门前)。倘若当日N氏夫妇肯接受佛书,肯听我劝告拜佛,他们改过迁善,也许鬼物就不会作祟于他,不幸他们以唯物主义马列思想加上“唯钱主义”,做人太过分,还侮辱佛经佛书,自绝佛缘,难怪着魔得祸了,自然,也还有前因在内,在这就不必提了。

半分钱的故事─ 佛经佛书不可侮辱

上面就是关于冯培德居士分享的佛经佛书不可侮辱的故事了。通过上面的故事我们会发现侮辱佛经佛书,必会有祸,倒不是佛菩萨降祸──佛菩萨是慈悲的,怎么降祸于人?只是侮辱佛经佛经之后,人心着了魔,自己招了邪魔!

...查看更多
善书与佛书

佛书、善书、邪书的区别

诸位师兄应该都是知道佛、法、僧三宝,是我们皈依的对境。三宝可以帮助达成我们成佛的目标。若从因与缘的角度来看,三宝当中,佛宝与僧宝是外缘,那主因是什么呢?是法宝。如果没有智慧的眼光和善巧的方法,我们往往在护法、弘法的热情驱使下,却糊里糊涂地做了许多妨害正法之事,殊为可惜。所以我们有必要对佛书、善书与邪书的概念加以分析和区别。

一、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令众生趋向解脱的书是佛书

经、律、论三藏就是佛书。一是佛经,是佛陀亲口所宣的教言;第二是佛陀为七众弟子所制定的戒法;第三是由西域、东土、天竺等历代祖师大德,为了注解佛法所作的论著。

不能简单地认为打着佛的旗号的就是佛书,这其中有很多有意或者无意所造出来的一些伪经。据记载,在阿难尊者一百多岁时,佛陀已经入灭,阿难当时带领大众结集经典。有一次在游历时,听到有一个年轻的比丘正在诵经,念到说:“若人生百岁,不见水鹩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阿难尊者当时一听就觉得不对,一个比丘怎么念“水鹩鹤”的问题?于是就去问,这个比丘就重述了一遍,阿难尊者这才知道,其实这句法是佛陀的一句话,叫“若人生百年,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能了解之”,这是指生灭法。阿难尊者知道这位比丘念错了,于是就问他,这是谁教你的?这个比丘说,是我师父教我的。阿难尊者跟他说,你这个念错了,应该是“生灭法”。这个比丘听了之后就回去跟他师父说,阿难尊者说我念错了,应该是念“生灭法”。结果他的师父却跟他说,你别听这个阿难的,阿难老朽,已经老糊涂了,你听我的,就念“水鹩鹤”。当时阿难尊者听到之后很伤感,觉得佛陀刚刚入灭不久,教法就开始被误传。

由此我们知道,佛陀的教法在传播的过程中,有些人是因为愚痴,无意中教法误传;也有一种,他是故意的扭曲。

有一种是道教为贬低佛教,于是出现了《老子化胡经》这一类的经典。还有一种是为了反对统治阶级,想要谋反出现的,像白莲教、一贯道、弥勒教、三阶教等,为了谋反而伪造的一些经典。还有一些是为了骗取民众钱财,伪造出来恐吓大众、控制大众的一些伪经。比如《寿生经》、《血盆经》、《血湖经》等等,根据你的生辰八字推算,你欠阎王爷多少钱,你要不还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等,说得很吓人。

我们要严格区分佛经与伪经,对收入《大藏经》的经典,历代祖师都做了非常详尽的考据、研究,能入藏的经典都是没问题的。有一部分当时流传的伪经,为了令后人明辨,祖师则把一部分伪经作为《疑伪部》专门收录在《大藏经》中,《疑伪部》中的伪经有几千卷,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这些经典危害是非常大的,好在这些经典流传的并不多,能够在民间流传的只是一部分,大家能够经常见到的有《地母经》、《灶王经》、《血盆经》、《妙沙经》。这一类的伪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文字浅白、粗陋,夹杂儒道名词及民间俚语,有很多都是顺口溜。佛陀的教典,由印度和西域传来后,由皇帝亲自颁布政令,组织译经班子翻译成中文。有口译的、有记录的、有润笔的……最后再来深入地研究,确定没有问题,一一标注出来,是非常严谨的。

民间会道门的顺口溜是非常低俗荒唐的,但是为什么民间却是屡屡有人去印发呢?就是因为大乘经典用词比较高雅,而且有很深的逻辑思维性,对于没有文化的普通大众来说看不大懂。那些能够组织外道的人,要么是恶意,要么是确实没文化,他们就用这些顺口溜,在跟民间的百姓宣讲的时候,能圆得起,说得通,大众也易懂,所以这些类伪经流通很多。

我们在流通佛书的过程中,要善于拣择。如果你看到一个流传不广的经,你就暂时先放一放,不急于去看。因为大乘的经典,普遍流通的经典,都是经过各位大德统一认证的,没有问题。它流传得很广,有共修的团队,也有专修的宗派,大家都可以去修学。像《普门品》、《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金刚经》、《阿弥陀经》、《净土五经一论》、《普贤行愿品》等这些经典都是我们经常能见到的,这些大家尽可放心地去阅读、修持。你突然得了一本不熟的经典,你不要看经典上说看了有什么好处,学了有什么妙处,不要急于相信这个,先缓一缓再看。对于那些不是很熟的经典,第一不要急于去印刷;第二不要急于去流通。要找一个懂行的帮我们鉴别一下,免得我们一腔热血做了一些荒唐事,为邪教推波助澜,那可就冤枉了。

二、在世间法层面劝人向善的书称为善书

善书就是在世间劝人向善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在诠释因果现象,属于善书。但这些善书并没有探讨出轮回、得解脱、成佛道,没达到这个高度。它对于世道人心的净化,对于社会道德的提升也确实有它的作用在,这个我们不能去否认。但对于我们修道的人来说,不能老停留在这个层面去用功。你就是再善,它也是个轮回种子!所以我们谈到善业和恶业的时候,修道人和世间人还是有不同的。对于世间法来说,能够帮助别人的,就叫善业,伤害别人的就叫恶业;对于修道解脱来说,能推动解脱的力量称为善业,推动轮回的力量就叫恶业。所以从解脱道来说,你做好人好事,如果是为轮回而做的,这一类的统统称作恶业,帮助人也是恶业。所以我们对善业、恶业,在不同的次第对它要有不同的认识。即使对这个世间世道人心改善再大,那也是一种强大的轮回力,这种强大的轮回力的根源终究是苦的,有漏是苦。即使你表面上是在利益别人,在解脱道来说也仍然是属于恶业。这是道次第不同,对善恶业力标准的认识也不同。

佛教四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有漏是苦、涅盘寂静。我们是依据这个来判定是否是佛陀的教言,是否符合佛陀的教言。世间很多善书,像诸子百家等很多善书,在世间的传播也能够改变世道人心,但它离成佛还是遥不可及的,这是我们要理性地看到这一点。善书在流通中也有很多,像《太上感应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了凡四训》等等这些都属于善书范畴。

在善书范畴中也有一些不良迹象,有些书是以附体来说法,以附体来劝善,说神弄鬼,造成了相当多修行人的误解,我们要善于去分别。我们印书就印佛陀的书,印祖师的书,印大德的书,不要印那些谈鬼说怪的书。虽然说它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劝人行善,但是当它在人们心中种下了太多鬼影的时候,也是“心作心是”啊!《观无量寿佛经》讲到:“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这就告诉我们,你心里想着佛的时候,你的境界就显现是佛;你心里想着鬼的时候,你的境界就自然显现为鬼。我们是正信的佛子,受持了三皈依,最基本的皈依就是:皈依佛,不皈依天魔外道;皈依法,不皈依外道典籍;皈依僧,不皈依外道邪众。所以要善于去分别这些善书。

佛书、善书、邪书的区别

三、以欺骗为目的的书称为邪书

欺骗的动机无非是骗财、骗色、骗知名度、骗政治资本。这个时代是人们信仰饥渴的时代,如果他找不到佛法,随手一找,可能找到附佛外道,一入就很难回头,所以我们一定要善于分别。附佛外道中,近些年影响很大的就是法轮功,李洪志是典型的附佛外道中的大阴谋家,一开始只想骗点钱,钱多了就有了政治野心。还有现在在国外的卢胜彦,台湾的萧平实,清海无等等。澳门“卢台长”的“小房子”法门最近很活跃,打着给人治病、看风水、改命的旗号,开始把佛法伪装成他的东西来卖。这就是大我慢,是《楞严经》中五十阴魔的一种典型显现。生遭王难,死堕地狱。

这些附佛外道有一个共同特点:劝人修行不是为了让大家求生净土或者求得解脱,都是打着给大家治病的旗号。在许多大众的心中,求长生的心要比求往生的心更迫切。所以他们就在传法中处处给人说治病,而不是劝人求生净土,劝人发菩提心,劝人得解脱。“饶君善将息,难与死魔争!”这一期生命的死亡是共同的结局,对已经定了的事,我们真的不需要去费脑筋纠结。一心念佛,求生净土,在极乐世界,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悟道,证无生法忍,倒驾慈航,广施法雨,度一切众生,这样是最稳妥。

对于邪书伪经,在网上一搜就搜得出来,有很多法师、大德都把它一一列举出来了,我们稍加看一下就明白。有几种邪书流通比较广:一个就是《玉历宝钞》,《玉历宝钞》是劝善之书,但是处处说鬼。不是说劝人行善的就一定是好书,比如说鬼的、说怪的、说附体的。还有《地藏菩萨开示录》、《地藏菩萨指禅开示录》、《龙华经》……这些都是“一贯道”的书。还有《地狱游记》、《天堂游记》、《极乐世界游记》,这都不是佛教的书。尤其《极乐世界游记》,很多人看了觉得不错,但其实专门有大德去实地勘察过,没有此事。无论说得再好,即使是劝人行善,但以欺骗的手段,也是佛法不提倡,不许可的。

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如《天地八阳神咒经》、《金刚经总持论》、《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等,都有个共同特点:一是劝善,二是都有般若思想,但是它们确实是伪经。像《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是劝人尽孝的,内容很好,但它确实是伪经。还有《三世因果经》也是伪经,如果它只是作为一篇文章,谈三世因果,它是可取的,但打着佛经的旗号,就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前边也加上“如是我闻”,这就是伪造佛经,从维护佛法的严谨性来论,是很不合适的。

如果碰到这一类邪书或伪经,或者别人送这类书来让你流通、助印,首先应该劝他不要再印了。如果对方我执很重、法执很重,不听劝,你就别再多说了,只是告诉他,我不参与助印,也不流通,希望他把书带回去。佛弟子印这些书是有过失的,连三皈依这个戒法都有违反,大家一定要注意。

佛书、善书、邪书的区别

上面就是关于佛书、善书、邪书的区别了。通过上面的讲解我们应该弄清楚了什么是佛书和善书了,我们若是读诵修行佛书,善书的话一定要特别的认真。

...查看更多
《四十二章经》是怎样的一本佛书

释清净:佛书、善书与邪书

诸位师兄在修行佛法的时候肯定都是听说过佛书的,佛书、善书与邪书是将所有经典分成的三种类型,而且释清净法师讲述过佛书、善书与邪书的讲解的,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释清净法师开示的内容。

佛、法、僧三宝,是我们皈依的对境。三宝可以帮助我们达成我们成佛的目标。若从因与缘的角度来看,三宝当中,佛宝与僧宝是外缘,那主因是什么呢?是法宝。法宝的外在表现形式就是经书、光盘等,我们助印与流通法宝就是在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也是在成就众生的法身慧命,功德自是无量。但是如果没有智慧的眼光和善巧的方法,我们往往在护法、弘法的热情驱使下,却糊里糊涂地做了许多妨害正法之事,殊为可惜。在这里,我们对佛书、善书与邪书的概念加以分析和区别,以帮助大家在助印与流通中明辩。一、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令众生趋向解脱的书是佛书经、律、论三藏就是佛书。一是佛经,是佛陀亲口所宣的教言;第二是佛陀为七众弟子所制定的戒法;第三是由西域、东土、天竺等历代祖师大德,为了注解佛法所作的论著。不能简单地认为打着佛的旗号的就是佛书,这其中有很多有意或者无意所造出来的一些伪经。

据记载,在阿难尊者一百多岁时,佛陀已经入灭,阿难当时带领大众结集经典。有一次在游历时,听到有一个年轻的比丘正在诵经,念到说:“若人生百岁,不见水鹩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阿难尊者当时一听就觉得不对,一个比丘怎么念“水鹩鹤”的问题?于是就去问,这个比丘就重述了一遍,阿难尊者这才知道,其实这句法是佛陀的一句话,叫“若人生百年,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能了解之。”这是指生灭法。阿难尊者知道这位比丘念错了,于是就问他,这是谁教你的?这个比丘说,是我师父教我的。阿难尊者跟他说,你这个念错了,应该是“生灭法”。这个比丘听了之后就回去跟他师傅说,阿难尊者说我念错了,应该是念“生灭法”。结果他的师父却跟他说,你别听这个阿难的,阿难老朽,已经老糊涂了,你听我的,就念“水鹩鹤”。当时阿难尊者听到之后很伤感,觉得佛陀刚刚入灭不久,教法就开始被误传。由此我们知道,佛陀的教法在传播的过程中,有些人是因为愚痴,无意中教法误传;也有一种,他是故意的扭曲。比如有一些是为了迎合统治者的口味,像唐朝武则天时代,有人伪造《大云经》,说武则天是弥勒菩萨转世,也有人说她卢舍那佛转世,出了好几部经典来伪造,说是佛陀授记,她是一位大菩萨的转世,以此为她能够夺取皇权打上合法的旗号。

还有一种是道教为贬低佛教,于是出现了《老子化胡经》这一类的经典。还有一种是为了反对统治阶级,想要谋反出现的,像白莲教、一贯道、弥勒教、三阶教等为了谋反而伪造的一些经典。还有一些是为了骗取民众钱财,伪造出来恐吓大众、控制大众的一些伪经。比如《寿生经》、《血盆经》、《血湖经》等等,根据你的生辰八字推算,你欠阎王爷多少钱,你要不还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等,说得很吓人。我们要严格区分佛经与伪经,对收入《大藏经》的经典,历代祖师都做了非常详尽的考据、研究,能入藏的经典都是没问题的。有一部分当时流传的伪经,为了令后人明辨,祖师则把一部分伪经作为《疑伪部》专门收录在《大藏经》中,《疑伪部》中的伪经有几千卷,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这些经典危害是非常大的,好在这些经典流传的并不多,能够在民间流传的只是一部分,大家能够经常见到的有《地母经》、《灶王经》、《血盆经》、《妙沙经》。

这一类的伪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文字浅白、粗陋,有很多都是顺口溜。佛陀的教典,由印度和西域传来后,由皇帝亲自颁布政令,组织译经班子翻译成中文。有口译的、有记录的、有润笔的……最后再来深入地研究,确定没有问题,一一标注出来,是非常严谨的。民间会道门的顺口溜是非常低俗荒唐的,但是为什么民间却是屡屡有人去印发呢?就是因为大乘经典用词比较高雅,而且有很深的逻辑思维性,对于没有文化的普通大众来说看不大懂。那些能够组织外道的人,要么是恶意,要么是确实没文化,他们就用这些顺口溜,在跟民间的百姓宣讲的时候,能圆得起,说得通,大众也易懂,所以这些类伪经流通很多。

我们在流通佛书的过程中,要善于拣择。如果你看到一个流传不广的经,你就暂时先放一放,不急于去看。因为大乘的经典,普遍流通的经典,都是经过各位大德统一认证的,没有问题。它流传得很广,有共修的团队,也有专修的宗派,大家都可以去修学。像《普门品》、《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金刚经》、《阿弥陀经》、《净土五经一论》、《普贤行愿品》等这些经典都是我们经常能见到的,这些大家尽可放心地去阅读、修持。你突然得了一本不熟的经典,你不要看经典上说看了有什么好处,学了有什么妙处,不要急于相信这个,先缓一缓再看。对于那些不是很熟的经典,第一不要急于去印刷;第二不要急于去流通。要找一个懂行的帮我们鉴别一下,免得我们一腔热血做了一些荒唐事,为邪教推波助澜,那可就冤枉了。二、在世间法层面劝人向善的书称为善书善书就是在世间劝人向善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在诠释因果现象,属于善书。但这些善书并没有探讨出轮回、得解脱、成佛道,没达到这个高度。

它对于世道人心的净化,对于社会道德的提升也确实有它的作用在,这个我们不能去否认。但对于我们修道的人来说,不能老停留在这个层面去用功。你就是再善,它也是个轮回种子!所以我们谈到善业和恶业的时候,修道人和世间人还是有不同的。对于世间法来说,能够帮助别人的,就叫善业,伤害别人的就叫恶业;对于修道解脱来说,能推动解脱的力量称为善业,推动轮回的力量就叫恶业。所以从解脱道来说,你做好人好事,如果是为轮回而做的,这一类的统统称作恶业,帮助人也是恶业。所以我们对善业、恶业,在不同的次第对它要有不同的认识。即使对这个世间世道人心改善再大,那也是一种强大的轮回力,这种强大的轮回力的根源终究是苦的,有漏是苦。即使你表面上是在利益别人,在解脱道来说也仍然是属于恶业。

释清净:佛书、善书与邪书

这是道次第不同,对善恶业力标准的认识也不同。佛教四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有漏是苦、涅槃寂静。我们是依据这个来判定是否是佛陀的教言,是否符合佛陀的教言。世间很多善书,像诸子百家等很多善书,在世间的传播也能够改变世道人心,但它离成佛还是遥不可及的,这是我们要理性地看到这一点。善书在流通中也有很多,像《太上感应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了凡四训》等等这些都属于善书范畴。在善书范畴中也有一些不良迹象,有些书是以附体来说法,以附体来劝善,说神弄鬼,造成了相当多修行人的误解,我们要善于去分别。我们印书就印佛陀的书,印祖师的书,印大德的书,不要印那些谈鬼说怪的书。

虽然说它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劝人行善,但是当它在人们心中种下了太多鬼影的时候,也是“心作心是”啊!《观无量寿佛经》讲到:“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这就告诉我们,你心里想着佛的时候,你的境界就显现是佛;你心里想着鬼的时候,你的境界就自然显现为鬼。我们是正信的佛子,受持了三皈依,最基本的皈依就是:皈依佛,不皈依天魔外道;皈依法,不皈依外道典籍;皈依僧,不皈依外道邪众。所以要善于去分别这些善书。三、以欺骗为目的的书称为邪书欺骗的动机无非是骗财、骗色、骗知名度、骗政治资本。这个时代是人们信仰饥渴的时代,如果他找不到佛法,随手一找,可能找到附佛外道,一入就很难回头,所以我们一定要善于分别。附佛外道中,近些年影响很大的就是法*功,李洪是典型的附佛外道中的大阴谋家,一开始只想骗点钱,钱多了就有了政治野心。

还有现在在国外的卢XX,台湾的萧XX,清海无等等。澳门“卢XX”的“小房子”法门最近很活跃,打着给人治病、看风水、改命的旗号,开始把佛法伪装成他的东西来卖。这就是大我慢,是《愣严经》中五十阴魔的一种典型显现。生遭王难,死堕地狱。这些附佛外道有一个共同特点:劝人修行不是为了让大家求生净土或者求得解脱,都是打着给大家治病的旗号。在许多大众的心中,求长生的心要比求往生的心更迫切。所以他们就在传法中处处给人说治病,而不是劝人求生净土,劝人发菩提心,劝人得解脱。“饶汝善将息,难与死魔争”!这一期生命的死亡是共同的结局,对已经定了的事,我们真的不需要去费脑筋纠结。

一心念佛,求生净土,在极乐世界,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悟道,证无生法忍,倒驾慈航,广施法雨,度一切众生,这样是最稳妥。对于邪书伪经,在网上一搜就搜得出来,有很多法师、大德都把它一一列举出来了,我们稍加看一下就明白。有几种邪书流通比较广:一个就是《玉历宝钞》,《玉历宝钞》是劝善之书,但是处处说鬼。不是说劝人行善的就一定是好书,比如说鬼的、说怪的、说附体的。还有《地藏菩萨开示录》、《地藏菩萨指禅开示录》、《龙华经》……这些都是“一贯道”的书。还有《地狱游记》、《天堂游记》、《极乐世界游记》,这都不是佛教的书。尤其《极乐世界游记》,很多人看了觉得不错,但其实专门有大德去实地勘察过,没有此事。无论说得再好,即使是劝人行善,但以欺骗的手段,也是佛法不提倡,不许可的。

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如《天地八阳神咒经》、《金刚经总持论》、《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等,都有个共同特点:一是劝善,二是都有般若思想,但是它们确实是伪经。像《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是劝人尽孝的,内容很好,但它确实是伪经。还有《三世因果经》也是伪经,如果它只是作为一篇文章,谈三世因果,它是可取的,但打着佛经的旗号,就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前边也加上“如是我闻”,这就是伪造佛经,从维护佛法的严谨性来论,是很不合适的。 如果碰到这一类邪书或伪经,或者别人送这类书来让你流通、助印,首先应该劝他不要再印了。

如果对方我执很重、法执很重,不听劝,你就别再多说了,只是告诉他,我不参与助印,也不流通,希望他把书带回去。佛弟子印这些书是有过失的,连三皈依这个戒法都有违反,大家一定要注意。

释清净:佛书、善书与邪书

上面就是关于释清净法师开示的佛书、善书与邪书了。我们在修行佛书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而且我们要尽可能多多念诵佛书,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也是介绍别人来修行佛书的。

...查看更多
结语

随着佛教史之展开与传播地域之扩展,佛书渐次扩大其内容。通常指所有有关佛陀教说之经论典籍,广义之佛书则

相关专题
师兄善信您好:

佛教文化渊源流长,“她”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为人们的内心指引方向。普众礼佛网旨在传承佛文化,让更多的人领略佛文化的魅力,通过学习和沟通增加智慧,获得心灵的安宁和满足。“请各位师兄善信和我们一起,开启学习佛文化的大门”。在这里您可以每天听佛经的念诵音频,在线手抄经书,看一看法师的经典解答,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提升智慧的同时减少自己的烦恼。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普众礼佛网]  2008-2019 Copyrights reserved  佛学文化传播门户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