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6
ad3

佛国记白话

[佛国记经典] 发表时间:2020-03-25 20:23:48 作者:张樱颍 阅读次数:

念诵佛国记白话能够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平静和坚定并减少心中的杂念,使我们在面对任何事情时都能快速的解决和冷静思考。也能够为我们化解心中的痛苦和伤悲并减少阴郁,使我们的内心更加清明和安定并充满正能量,而且还可以帮助我们增强定力和意志。

法显从前在长安时,感叹传入中土的佛教律藏残缺不全。于是,在后秦弘始元年,即公元三九九年,与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志同道合者一起,发心前往天竺寻求戒律。

当初,我们从长安出发,翻越陇山,到达干归国夏坐。

在干归国的夏坐结束之后,我们又向前进发,到达耨檀国。

在耨檀国停留未久,我们又翻越养楼山,到达张掖郡的治所永平县。适逢张掖战乱,向前行进的道路不通。张掖王段业殷勤地接待了我们,亲自作为檀越为我们提供供养,并垦切地挽留我们住锡于此。我最后答应暂时住于此镇。在此镇,遇到了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等同道,大家都非常高兴,便一起在此地结夏安居。

夏坐结束后,我们一起前行到达敦煌。敦煌建有障塞,东西绵延八十里,南北长达四十里。我们在此地总共停留了一月有余。后来,我们与宝云等告别,一行五人随同使者先行出发西行。敦煌太守李皓为我们提供了前行的费用和物资。

我们起程度越沙河。沙河之中经常有恶鬼横行,热风肆虐。行人若不幸遇到,便必死无疑,无一能够幸免。沙漠之中,天空无有飞鸟,地上无有走兽。极目四望,想要寻找走出去的路径,却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参照。只有以近处堆起的死人枯骨,姑且作为我们可以行路的标记而已。

在沙河之中行走了十七日,总计达一千五百里,方纔到达鄯善国。此国国都扜泥城道路崎岖,土地贫瘠。当地俗人所穿衣服,大致与汉地相同,只是他们的衣服是用毛织成的。此国国王信奉佛法,大约有四千多名僧人,都修习小乘佛法。

我们翻越葱岭,终于到达了北印度。刚刚进入印度境内,我们就到达了一个叫陀历的小国。这个国家中也有僧人,不过都修习小乘佛法。

过去,陀历国有一位罗汉,用神足之力将一位巧匠带到兜率天去观察弥勒菩萨的身材、容貌,然后再返回人间以木刻雕造弥勒菩萨像。先后往返三次纔完成了这一工作。

雕刻成的弥勒菩萨像高八丈,仅仅足趺就长达八尺。每当斋戒之日,此像常常大放光明,诸国国王竞相前来供养。当时雕刻的弥勒菩萨像现在仍然存在。

法显等从陀历国顺着重山峻岭,往西南方向又走了十五日。这段路程极其险阻,悬崖峭壁,惊险已极。山上只有岩石,壁立千仞,临近峭壁,使人头晕目眩,想往前走往往连下脚之处也找不到。悬崖之下有一条河,叫新头河。从前,有人在悬崖之上凿出石阶作为通道,总共有七百多阶。走过这段石阶之后,又必须慢慢地踩着悬在空中的绳索渡过河去。河两岸相距八十余步。这里是殊方绝域,汉代的张骞、甘英都没有能够到达此地。

此地许多僧人向法显询问:「能够知道佛法传到东土的时间吗?」法显回答说:「我曾询问过陀历国的人,他们都说:古老相传,自从立了弥勒菩萨像之后,便有天竺僧人带着经、律典籍从此渡过河去弘传佛教。陀历国立弥勒菩萨像是在佛涅槃后的三百多年,这相当于中土东周平王在位之时。由此传说立论,佛法开始东传确实应该是从立此像算起。如果不是弥勒大士继承了释迦牟尼佛的事业,谁还能够使三宝流传于世,使得边远之地的民众也能知晓佛法呢?因此,我们知道,冥运的开通本不是人力所能轻易做到,而汉明帝感梦,也自有其非得不可的缘由。」

渡过印度河,便到达了乌苌国。乌苌国是名副其实的北天竺,但这里的人却操的是中天竺的语言,所谓中天竺即一般所说的「中国」。在家人衣着、饮食,也与中国相同。此国佛教非常兴盛。他们习惯将僧人居住的地方称为「僧伽蓝」,全国总共有五百座僧伽蓝,都修习小乘佛教。如果有外地比丘来寺庙访学,全都可以得到三天的供养。三天之后,就让他们各自寻找安身落脚的地方。

人们常常说佛陀曾经来过北天竺,佛陀所到的国家就是这个乌苌国。此国有佛遗留下来的足迹。佛之足迹可长可短,其变化全在于人的心念,现在仍然如此。此外,佛陀降伏恶龙以及晾晒袈裟的地方也至今犹存。此晒衣石高一丈四尺,宽二丈多,一边很平整。

慧景、道整、慧达三人先行出发前往以佛影著名于世的那竭国。法显等人则留住此国夏坐。

在乌苌国结束夏坐之后,法显等继续南下,到达了宿呵多国。此国佛法也很兴盛。从前,天帝释为试探菩萨的道行,曾经化作鹰、鸽。割肉贸鸽的故事就发生在此国。佛陀成道之后,与其弟子一起周游诸国,来到此国。佛陀对弟子说:「这就是我原来割肉贸鸽的地方。」宿呵多国的人由此知道了这件事,就在此处起塔,并用金银装饰塔身。

从宿呵多国向东行走了五天,法显等到达了犍陀卫国。此地曾经是阿育王之子法益被贬之后的治所。佛陀昔日在修行菩萨行时,也曾经在此国将自己的眼球施与盲人。佛陀施眼球的地方也修建起大塔,并用金银装饰塔身。这个国家的人大多数信奉小乘佛教。

法显从犍陀卫国继续朝东行走了七日,来到一个叫竺剎尸罗的国家。竺剎尸罗,汉语的意思是「截头」。当初,佛陀修菩萨行时,曾经在此将自己的头颅施与别人,此国正是以此事而得名的。从这里出发接着向东行走两日,到达了佛陀投身喂饿虎的地方。这两个地方也修建了大塔,并且都用各种宝物作装饰。各个国家的国王和臣民竞相来此供养,散花燃灯,络绎不绝。这里所说的两座大塔,连同上面所说的另外两座大塔,天竺的人也将其合称为四大塔。

从犍陀卫国往南走了四天,法显等来到弗楼沙国。当初,佛陀曾经带领他的弟子到这个国家行化。佛陀对阿难说:「我涅槃之后,应当有一位叫迦腻色迦的国王会在这里修建佛塔,供养三宝。」后来,果然有一位迦腻色迦王出世。

有一次,迦腻色迦王出行游观。帝释天想借此机会开发迦腻色迦王对佛法的信向,于是就变化为牧牛的小童在路中间堆塔。迦腻色迦王看到后,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呢?」牧童回答说:「我是在建造佛塔。」王说:「这很好!」于是,迦腻色迦王便在牧童造塔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大塔,高四十余丈,并且用多种宝物作装饰。法显所见过的佛塔,其壮丽辉煌的程度没有一座能够超过它。据传说,这座宝塔也是整个世界之中最上等的一座。迦腻色迦王建成大塔之后,牧童所造小塔随即从大塔的南边矗立起来。小塔通高三尺多。

释迦牟尼佛使用过的石钵就供奉于弗楼沙国。古时,大月氏王大兵压境,前来讨伐此国,想最终夺取佛钵。降伏弗楼沙国之后,因为月氏王虔诚地信仰佛法,因此很想将此佛钵带回其故地供养。月氏王先在此城举行大型法会,供养完三宝之后,月氏王令人将大象作了一番装饰,然后将佛钵置放于大象的背上。不料,大象却因此而伏地不能行走。于是,月氏王又令人制作四轮大车以装载佛钵,用八头大象一起牵引此车,仍然不能将车拉动。月氏王知道自己与佛钵的缘分还没有到,心里充满惭愧与遗憾,于是下令在此城修建宝塔和佛寺,并且留人镇守佛钵,以种种宝物供养佛钵。

修成的佛寺之中总共有七百多位僧人。每日天将正午时,僧人们将佛钵奉出,与俗人一起用种种供物供养。供养完毕,僧人纔去食用中饭。至晚间烧香时,又如法供养一番。佛钵可以容纳二斗多,颜色驳杂而以黑色居多,四层边沿清晰可见,大致有二分厚,非常光滑明净。贫穷的人以很少的花束投于佛钵中便可将其装满,而富裕的人想用更多的花束供养,但是即便投入千百万斛鲜花,最终也不能装满此钵。

宝云、僧景本来就打算在弗楼沙国供养完佛钵便返回中土,慧景、慧达、道整早先已经去那竭国供养佛影、佛齿、顶骨。慧景在那竭国生病,道整就留在那里照看他,慧达一人又返回弗楼沙国,我们得以相见。这样,慧达、宝云、僧景于是一起返回中土。慧应在此国的佛钵寺圆寂。由于这种情况,法显一人独自前行,前往供养佛顶骨的地方。

由弗楼沙国出发西行十六由延的路程,法显便进入了那竭国的国境。此国的酰罗城中有一座佛顶骨精舍,精舍全部用金箔、七宝作装饰。

此国国王非常敬重佛顶骨,很害怕别人抢掠佛顶骨。于是,从国中八家豪门大姓中各选择一人,让他们每人各持一印,以印封守护佛顶骨。每日早晨,八个人全部到达,各自检查印封,然后方纔打开大门。开门之后,这些人用香汁洗了手,然后捧出佛顶骨,放置于精舍的高台之上,用以七宝装饰的圆形砧石铺垫在佛顶骨底下,其上再以琉璃钟将其盖住。砧石、琉璃锺都是用珠玑装饰起来的。佛顶骨呈黄白色,方圆四寸,上部隆起。

每天太阳刚刚出来,精舍里的人们就登上高楼,击擂打鼓,吹起螺号,击起铜钹。国王听见之后,就立即带领大臣来到精舍以花、香等供养佛顶骨。国王和大臣依次顶礼佛顶骨,然后纔离开精舍。国王从精舍的东门进来,从西门出去。国王每天早晨都是如此供养、礼拜,然后纔处理国家政务。居士、长者也是首先供养佛顶骨,然后纔回去处理家庭中的事务。国王和全国的所有臣民每天都是如此,从来没有懈怠过。全体国民都供养完毕之后,方纔将佛顶骨重新放置到精舍之中。

精舍内有以七宝装饰雕刻的开合自如的解脱塔,高五尺多,置放佛顶骨的琉璃钟放置于此塔之中。精舍门前,每天早晨都有卖花卖香的人,凡来供养佛顶骨的人都可以买到各种鲜花和香。其它国家的国王也都经常派遣使者前来供养。精舍之外方圆四十步以内的地方,即便天震地裂,此精舍仍然纹丝不动。

从酰罗城向北行走一由延的路程,便到了那竭国的国都。这里是佛陀修行菩萨行时以银钱买五茎花供养定光佛的地方。此城中还有佛齿塔,其供养的方式和盛况与佛顶骨的情形相同。

从那竭城向东北走一由延的路程,就到了一个山谷的入口。这里有佛陀用过的锡杖,也同样修建了精舍供养。此枚锡杖是用牛头旃檀制作的,杖身全长六、七丈,盛放在一个木桶之中。即使几百、近千人,也无法将此锡杖举起来,或者移动。

进入谷口再向西行走四日的路程,有佛陀使用过的僧伽梨衣,也在精舍内供养。那竭国遇上大旱时,国民就聚集起来奉出此衣,礼拜供养,天就会立即下起大雨。

那竭城南半由延距离的地方,靠山西南方向有一座石洞,佛陀将形象留在了此洞中。从距离此洞十多步观察,如同佛陀真容的影像便清晰可见,佛陀的金色的相、好十分鲜明而熠熠发光,愈走近则愈来愈模糊,感觉佛陀好像真的是在那里。四方国王派遣擅长绘画的工匠前来描摹,却不能将佛影传神地表现出来。那个国家的民众传言:「贤劫千佛都会在此留影。」

距离佛影窟西边一百步远,供奉有佛陀在世时剃下来的头发和指甲。此处还有佛陀与其弟子一起建造的宝塔,通高七、八丈。佛陀制造这座大塔的意图是想使后人建塔时有效法的对象。这座宝塔现在还存在。塔旁边有一座佛寺,佛寺中有七百多个僧人。此处还有上千座罗汉、辟支佛之塔。

法显、慧景、道整在那竭国度过了冬季。在春季刚刚开始之时,我们三人结伴从那竭城出发向南前进,准备翻越小雪山。雪山冬夏两季都有积雪,常年白雪皑皑。在雪山的北坡,我们突然遇到了大风暴,都冻得浑身发抖。慧景大病初愈,此时再也无法前进,口中吐出白沫,对法显说:「我已经不能活下去了,你们可以赶快离去,不要等着一起死掉。」就这样,慧景在小雪山的北阴圆寂了!法显抚摩着慧景的身体放声大哭:「你的本来意愿还没有达到呵!命运怎么会如此呢?」后来,法显与道整两人又奋力向前,最终翻越了山巅,到达小雪山的南麓。

在罗夷国度过夏坐之后,继续向南行走了十日,到达了跋那国。此国也有三千多名僧尼,都修习小乘佛法。

从跋那国向东行走三日,再次渡过新头河,这里的河岸两边都是平地。过河之后,到达了一个叫毗荼的国家。这个国家佛法很兴盛,僧人则兼修大、小乘。毗荼国的人看到中土的人竟然能够来到这里,感到很钦佩。他们这样说道:「怎么连边地之人也知道出家修道,而且不远万里来此寻求佛法?」缘于此,他们为法显、道整提供了所须的物品,并且依照仪轨接待了法显和道整。

法显等又从这里出发,向东南行走了八十由延的路程,所过之处,佛寺众多,僧人上万。

从佛陀在拘睒弥城附近降伏恶鬼之处再朝南行走二百由延的路程,有一个名叫达嚫的国家。这里有当时达嚫国国王为龙树菩萨建造的寺院。这座寺院是穿凿大石山而修建的,总共有五层。最下面的一层雕凿为大象的形状,分布着五百间石室。第二层雕凿成狮子形状,分布着四百间石室。第三层雕凿成马的形状,分布着三百间石室。第四层雕凿成牛的形状,分布着二百间石室。第五层雕凿成鸽子的形状,分布着一百间石室。寺院的最高处有一股泉水流出,泉水顺着石室前边绕房而奔流。这股泉水迂曲而流,一直环绕着每一层石室,由顶层一直流到下层。泉水都是顺着石室流淌,然后又从石室的门户流出。五层各个石室都将石壁凿穿,凿成窗户用来采光。这样,石室中光线充足,一点都不会感觉到幽暗。石室的四个角落都有在石壁上凿出的、用作向上攀登的石头阶梯。现在人身材矮小,向上攀登时,其头顶刚好碰到原来人凿出的踏脚的阶梯而已。此地人将此寺院命名为「波罗越」。所谓「波罗越」,在天竺语言中是「鸽子」的意思。

寺院所在的地方呈现一片荒凉景象,没有民众居住。距离这座山很远处,方纔有村庄。这座村庄的人都信仰「邪见」顺世派。他们不知道佛法、僧人、婆罗门以及其它的各种不同学说。这个国家的人常常看见人飞来,进入这座佛寺。当各国的僧人前来此寺瞻礼时,那些村民就会问:「你们为什么不飞呢?我看见这里的道人都会飞。」僧人只能以方便回答:「我的翅膀还没有长成呢!」

达嚫国幽远险峻,道路艰难,并且很难知道行进的方向。想前往那座佛寺的人都必须首先带着金钱和物品奉献给这个国的国王。然后,国王纔会派人护送。这样展转相送,指示前进的路线,纔能到达「波罗越寺」。由于这些原因,法显最终没有能够亲身前往瞻礼,承蒙天竺本地人讲了那里的情况,所以就作了这些记述。

法显从拘睒弥国返回波罗捺城,然后又从波罗捺城回到巴连弗邑。法显来天竺的本来意愿是寻求戒律写本的,但是北天竺诸国都是以师师口传的方式传播佛法的,并没有形成写本。无奈之下,法显只好再长途跋涉到达中天竺以寻找戒律写本。

在巴连弗邑,法显在大乘佛教寺院里得到一部律本。这部律名叫《摩诃僧祇众律》。这是佛陀在世的时候,当时僧众所实行的戒律。其文本是由祗洹精舍传下来的。自从这部律本产生以后,其它十八个部派各自都有各自的传承,大的宗旨没有多大的差别,但在细节上却有不同,特别是在开、遮等方面差别尤其明显。不管如何,这部《摩诃僧祇众律》本身就是「广释」形式,确实最为完备。法显还得到一部抄律,有七千偈,是「说一切有部」所传的律经,这就是中土僧众现在所实行的。这部《萨婆多众律抄》也是以师师口口相传的形式传递的,并没有用文字写下来。

法显在巴连弗邑的僧众之中,得到了一部《杂阿毗昙心论》,有六千偈;得到一部《綖经》,二千五百偈;得到一部《方等泥洹经》,共五千偈;还得到一部《摩诃僧祇阿毗昙》。

法显在巴连弗邑停留了三年,学习梵语、梵文书籍,抄写律本。

道整来到中天竺以后,见到此地沙门戒法严整,众僧的威仪庄严可观,于是,对在佛法至今仍然难于普及的边远地区——中土所呈现的众僧戒律之残缺不全,异常感慨。道整发誓说:「从今生开始直至摆脱六道轮回而成佛,我希望永远不再转世于边远地区。」就这样,道整停止不前,留在了天竺,再也没有返回中土。

法显的本来意志就是想让戒律在汉地流通,所以,决定独自返回中土。

在巴连弗邑停留三年之后,法显又顺着恒河东下十八由延的路程。在恒河的南岸,有一个瞻波大国。此国之内也有佛陀居住过的精舍以及佛陀经行的地方,此外还有过去四佛禅坐的地方。这些故址,都修建了大塔,现在都有僧人居住。

瞻礼了毗荼国诸多佛寺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叫摩头罗的国家。此国有一条叫遥捕那的河流从中穿过,河的两岸有二十所佛寺,共有三千僧众,佛法非常兴盛。

从沙河以西的西域诸国以及天竺诸国,国王都虔诚地信仰佛法。当供养僧众时,国王则脱去天冠,与王室宗亲一起,劝导僧人进食。僧众进食完毕,地上就铺设毡毯,国王在上座的前方就坐于毡毯之上。国王在僧众面前是不敢坐在床上的。这是佛陀在世时供养僧众的仪轨法式,一直流传到现在。

从摩头罗国往南就叫作中国。中国气候温和,寒、冷适中调和,没有霜雪。人民殷富快乐,没有户籍和官法,只有耕种国王土地的人才需要交纳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一部分物产。不过,租耕国王土地的人也是自由的,想耕种就耕种,想离去就离去,来去自由。国王不使用刑罚之网来治理国家,对于那些有罪之人只是视其犯罪的轻重罚款了事。即便是对于犯了谋逆大罪的人,也只不过截断其右手而已。国王的侍卫和大臣都有俸禄供给。

全国人民除过旃荼罗之外,都不杀害生命,不饮酒,不吃葱和蒜。旃陀罗也叫恶人,与其他人不在一处居住。如果旃荼罗进入城市则需要敲击木棍,以便将自己与其他人分隔开来。而其他人听到击木之声,也可以知晓而回避之,两类人由此而不会互相撞见。摩头罗国中不饲养猪和鸡,也不贩卖战俘、奴隶等人,市场之中没有屠夫、卖酒的人,买卖则使用贝齿作货币,只有旃陀罗和猎人纔以卖肉为职业。

自从释迦牟尼佛涅槃以后,各国的国王、长者、居士们为僧众修建精舍供养,并且为僧众供给田地、住宅、园林、民户、牛犊等等。所有这些供养布施都一一书写在铁券书契上,由国王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没有敢于废除的国王,因此这些供养至今仍然未曾断绝。僧众居住的房屋、使用的床褥、饮用的食物以及衣物等等日常用品,从来没有缺少过。天竺各国到处都是如此。

僧众常常以作功德为自己修行的本业,此外就是诵经、坐禅。若有外来的僧人到达,寺内原来的僧人就会出来迎接,为远道而来的客僧代拿衣物、钵盂,并且供给客僧洗足水、涂足油以及非时浆等等。稍事休息之后,再询问客僧的法腊,然后依照相应的规定供给房舍、卧具等等用品。僧众所住的地方修建有舍利弗塔、目连塔、阿难塔,以及阿毗昙、律、经塔。

安居期的最后一个月,那些祈求福报的家庭便劝化供养僧众,为僧人奉献非时浆。僧人于十四日夜召集大会说法讲经。说法结束之后,僧人用各种各样的香花供养舍利弗塔,整夜灯火通明,并让艺人演奏佛教音乐。舍利弗,本来出身于婆罗门,后来来到佛陀那里请求出家成为佛陀的弟子。大目连、大迦叶也是如此。比丘尼们大多供养阿难塔,那是因为阿难曾经请求佛陀允许女子出家的缘故。沙弥们大多供养罗云。阿毗昙师则供养阿毗昙。律师则供养律。这种供养活动每年举行一次,各自都有具体的供养日期。信仰大乘佛法的人则供养般若婆罗蜜、文殊师利菩萨、观世音菩萨等等。

众僧们受岁结束之后,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各自奉持衣物及沙门所须的其他物品前来布施给僧尼。众僧之间也互相布施。

自从佛陀涅槃之后,诸多圣僧所实行的威仪法则,一直相传自今,从来未曾断绝。

自从于跋那国渡过新头河之后,一直到南天竺,再至南海,四、五万里,土地相当平坦,没有高山大河,只有小的河流。

从摩头罗国向东南行走十八由延的路程,有一个名叫僧伽施的国家。这里有佛陀当初升入忉利天宫为其母摩耶夫人说法三个月之后重新降临世间的遗址。

当初,佛陀上升到忉利天宫之时,使用神通之力,不让其弟子知晓。距离佛陀打算返回的日子还有不到七日时,佛陀释放出神足之力。阿那律因这一因缘而以天眼通看到了遥远的天上的世尊。阿那律对大目连说:「你可以去向佛陀请安。」目连随即前往忉利天宫向佛陀问安。问讯完毕之后,佛陀对目连说:「从今天起七日后,我将下降到阎浮提。」

目连返回世间的时候,恰逢八个国家的国王和臣民因为很久未能见到佛陀,都生起想念仰慕佛陀之心念,纷纷云集在摩头罗国等待佛陀从忉利天下降世间。这时,有一位优钵罗比丘尼想到:「今日国王、臣民都来此地迎奉佛陀,我是女人,怎么做纔能够首先见到佛陀呢?」这位优钵罗比丘尼立即以神足通之力化作转轮圣王,到最前面向佛陀致敬。

佛陀从忉利天面东西下。当佛陀降临世间时,空中变化出了三道宝阶。佛陀自己变化出七宝阶,在中道上行走;梵天王变化出白银阶,在佛陀的右边执持白拂而侍奉佛陀;天帝释则变化出紫金阶,在佛陀的左边执持七宝盖而侍奉佛陀。佛陀下地之后,三道宝阶都陷没于地下,地面上只留下七级台阶。

阿育王知晓这个故事之后,就想知道这三道宝阶到底有多长。于是,阿育王派遣人掘开地面查看。一直深挖到黄泉,仍旧未能找到宝阶的根底。阿育王于是更加信仰佛法,随即令人在台阶之上修建精舍,并且在中间台阶所在的位置制作了一尊一丈六尺高的佛陀立像。阿育王又令人在精舍后面又树立石柱,石柱高达三十肘,上面雕刻着狮子图案,柱子四面雕刻有佛像。这根石柱内外清澈透明,如同琉璃一样。

曾经有外道论师与僧人在佛陀重新降临世间之处争夺住处,当时僧人语拙辞穷,于是双方共同立誓说:「此处如果真的是僧人住处现在应当有灵验显现出来。」这一誓言刚刚说完,阿育王所立石柱柱头上的狮子就大声吼叫作出见证。于是,外道论师大为恐惧,心中折伏而退走。

佛陀在忉利天宫享用了三个月天上的食品,身体上散发出不同于世间之人而在天上纔有的香气。所以,佛陀从天宫一下来就洗浴了身体。后来,人们在佛陀洗浴的地方建起了浴室。这个浴室现在仍然存在。优钵罗比丘尼礼敬佛陀之处现在也修建了大塔。佛陀在世时剪发、剪指甲的地方也修有大塔,过去三佛、释迦文佛坐过以及散步的地方都一一修建了大塔,而且现在都还存在。天帝释、梵天王侍从佛陀从天宫下降世间的地方同样修建了大塔。

此处僧及尼可有千人,皆同众食,杂大小乘学。

僧伽施国有僧尼一千多人,与俗家众人食用一样的食物,有修习大乘佛法的,也有修习小乘佛法的。

我们所住的龙精舍内有一条白耳龙,为这里的僧众充当施主。此龙使僧伽施国庄稼丰收,风调雨顺,没有自然灾害发生,使僧人们能够安定地修行。众僧们都很感激白龙给予的恩惠,专门为它修造了龙舍,为其敷设了坐的地方,并且奉献供品供养白龙。众僧每日从中派遣三名僧人来到龙舍中食用正午的斋饭。每年夏安居结束之时,白龙就化作一条小蛇。这条小蛇,两只耳朵的边缘部分都是白色的。众僧都知道这条小蛇就是那条白龙。僧众们用铜盂盛上奶酪,并将白龙变成的小蛇置放在铜盂之中。将此铜盂从上座僧一直传送到下座僧。此小蛇在铜盂的样子就好像向僧人问安一样,等到问候完每一个僧人后,小蛇便变化形状飞走了。这条白龙每年出现一次。

僧伽施国物产丰富,国土丰饶,人丁兴旺,人民非常快乐。其他国家的人来,都能够得到照料,供给客人生活所须的物品。

龙精舍以北五十由延,有一座佛寺名叫「火境」。所谓「火境」是恶鬼的名字。佛当时化度了这个恶鬼。后来人们在此处修建了精舍,并且将此精舍布施给阿罗汉。佛陀化度此恶鬼时,用手朝恶鬼身上灌水,有一部分水洒在了地上。这一遗址现在仍然存在。尽管不断地扫除,水滴滴地留下的印痕却怎么也扫不去。

这个地方还有一座佛塔,有一位良善鬼神常常前来洒扫,因而起初并不需要人去洒扫。后来,有一位想法邪恶的国王说:「既然你能这样洒扫,我将派遣很多士兵驻扎于此地,积累更多的粪秽,你还能够扫除掉吗?」鬼神于是刮起大风,将污秽吹走使此地干净。这地方还有一百多枚小塔,即使让人整天去数,也无法得知其准确数量。有人执意想知道小塔的数量,但即便采用在一座塔前各站一人,然后再清点所置人数的办法,也自然无济于事。每次清点所置人数,不是多就是少,其塔的准确数目还是不能得知。

此地还有一座佛寺,里面有六、七百名僧人。这个佛寺中,有辟支佛进食的遗址以及其涅槃的地方。涅槃之处如同车轮一样大。周围其它地方都生长青草,惟独这个地方寸草不生。辟支佛晾晒衣服的地方也不长草,衣服之布条着地的痕迹现在还能看见。

法显住在龙精舍度过夏坐。

在僧伽施国的龙精舍度过夏坐之后,法显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走了七由延的路程,到达了罽饶夷城。此城与恒水相临,有两个佛寺,寺中僧众全部修习小乘佛法。

距离罽饶夷城六、七里,在恒水北岸,有佛陀当初为其弟子说法的遗址。传说佛陀在此处宣说了诸行无常、一切皆苦以及身体如同泡沫的道理。在此遗址之上修建的宝塔现今仍然存在。

渡过恒水,再向南行走三由延的路程就到达了一个叫呵梨的村庄。在佛陀于此村中说法、散步、坐过的遗址之上,全部修建了宝塔。

从诃梨村向东南行走十由延的路程,法显到达了沙祇大国。

出沙祇大城南门,在道路的东面,当初佛陀曾经在此咀嚼过杨树的嫩枝以清洁口腔和牙齿。佛陀将咀嚼过的杨枝顺手插进土中,后来便生长出了高七尺的杨树。此树不高不低,刚好七尺,不再继续长高。那些外道婆罗门非常嫉妒,有人砍,有人拔,并将其扔到很远的地方,但此处仍然能重新长出新的杨树来。这里也有过去四佛散步和坐过的遗址,当初在这些遗址上修建的大塔仍然存在。

从沙祇大国北行八由延的路程,法显和道整到达了拘萨罗国的舍卫城。城内人口稀少,总共只有二百余家。这就是昔日波斯匿王的治所。

大爱道比丘尼过去所住的精舍,须达长者井壁以及鸯掘魔得道、圆寂以及烧身火化的地方,后人都于其故址之上修建了大塔。这些塔现在仍然在此城之中。外道许多婆罗门生起嫉妒心,曾经想毁掉这些塔,天空随即雷电轰鸣,霹雳阵阵,因此这些塔纔能保存至今,未被毁坏。

从舍卫城南门出来向前行走一千二百步,在道路的西侧有须达多长者为佛陀修建的精舍。精舍的大门朝东开,大门的两边有两个大石柱,左边石柱上方为轮形,右边石柱上方作牛形。精舍内池水清澈,林木茂盛,百花争奇斗妍,煞是好看。这就是著名的祗洹精舍。

当初,佛陀升上忉利天为其母摩耶夫人宣说佛法,波斯匿王非常思念佛陀,随即令人用牛头旃檀雕刻了一尊佛像将其放置于佛陀原来经常坐的位置上。佛陀后来从忉利天下降重回精舍,佛像立即从座位起来出去迎接佛陀。佛陀对佛像说:「回去仍然坐在那里。我涅槃之后,你就可以作为四部众制作造像的法式。」佛像随即回去仍旧坐在那里。这尊佛像是佛像雕造的最初起源,也是后人效法的对象。而佛陀则移居南边小精舍内,与此佛像不在一个地方,二者相距二十步。

祗洹精舍原来有七层。各国的国王、人民竞相前来供养,在精舍内悬挂起用丝绸制作的幡、盖,精舍内到处都供养着鲜花,燃香袅袅,灯火通明,日日持续到天明。一日,老鼠口中衔着灯烛点燃了花、幡、盖,大火燃遍了整个精舍,七重阁楼全部烧毁了。诸国国王、人民都非常悲痛、苦恼,都以为旃檀佛像也已经葬身火海。大火烧过之后的五、六日,人们打开东边小精舍的大门,出人意料地看见了佛像,全体人民都欣喜若狂。于是,僧俗齐心协力,共同修建了二层的精舍,并且将佛像重新移回原来的位置。

法显、道整刚刚到达祗洹精舍的时候,想到昔日世尊在此住了二十五年,我们自己只能悲叹出生于边远之地,与诸位有共同志向的僧人结伴游历这些国家,但是有些中途返回了,有些却在路途圆寂。今日我们终于见到了佛世尊当年生活、传法的地方,禁不住感慨万千,伤悲不由从心中生起。

在祗洹精舍西北四里的地方有一处丛林,名之为「得眼」。这里原来有五百位盲人依傍着祗洹精舍住了下来。佛陀为他们说法,他们竟然全部重见光明。盲人们欢天喜地,将导盲的手杖插入地面,以头、面叩拜佛陀足面。杖后来就逐渐生根长大。世人很看重这件事情,因此没有人去砍伐这些树木,于是最终就形成了大片丛林。由于上述因缘,这一片丛林就被称之为「得眼」。祗洹精舍中的僧人用过正午的斋饭后,大多都前往那片丛林之中去坐禅。

在祗洹精舍东北六、七里远的地方,毗舍佉母曾经在此为佛陀建造精舍,邀请佛陀和僧人来此安住。这个遗址,现在还能够看到。

整个祗洹精舍大院落有两个大门:一门朝东开,一门朝北开。此园林就是须达长者布金于地买来的。精舍位于园林的中央,佛陀在此精舍住锡的时间最长。佛陀当时说法、度人、散步、坐过的地方全都修建了大塔,并都有不同的塔名。杀死孙陀利以诽谤佛陀的地方,也在此园林之内。

从祗洹精舍东门出去向北走七十步,在道路西侧,有佛陀与当时的九十六种外道辩论的故址。当时,国王、大臣、居士、人民都云集此精舍观听。而有一位名叫旃柘摩那的外道女子生起了嫉妒心,于是在腹部绑了许多衣服假装着怀孕的样子。旃柘摩那来到辩论会场,在人群中诽谤佛陀对她非礼而使其怀孕。帝释天看到这种情况,随即化作一只白鼠,钻入旃柘摩那的衣服里,啮断了其腰带。旃柘摩那怀中绑扎之衣立即全部掉落在地上。大地随即裂开一条大口子,旃柘摩那就这样堕入了地狱。调达阴谋以指爪所涂毒药谋害佛并因而堕入地狱的故址也在此地。后人在这两处地方都作了标记。后人还在佛陀与外道曾经辩论的地方修建了一座精舍,精舍高达六丈多,里面供养着坐佛像。

佛国记白话

在祗洹精舍东门外大道的东边,有一座被称为「影覆」的婆罗门教寺院。此寺与在佛陀议论处的精舍,隔着一条大道相对峙,也有六丈多高。之所以把它叫作「影覆」,是因为太阳在西边天空时,世尊所在之精舍的影子就映照在外道的寺院上;而当太阳在东边天空时,外道寺院的影子则映照在北面,但是其影子始终不能映照在佛所在之精舍上。外道常常派遣人守护其寺院,扫洒、烧香、燃灯供养。到天明之时,其供养的灯却总是已经移到了佛所在之精舍中。婆罗门愤恨地说:「那些和尚取我们的灯,私自用它供养佛。」这种事情常常发生。婆罗门于是在夜中隐藏起来守护,只见外道所供养的天神自己亲自持灯环绕佛所住精舍三周供养佛。供养完毕之后,这位天神突然就消失了。婆罗门从这件事中,领悟到佛陀的神通要大得多,随即舍弃家庭,出家皈依佛陀。据传说,这种移灯供养佛的事情近世还发生过。

绕祗洹精舍有九十八僧伽蓝,尽有僧住处,唯一处空。

此中国有九十六种外道,皆知今世后世,各有徒众。亦皆乞食,但不持钵。亦复求福,于旷路侧立福德舍,屋宇、床卧、饮食,供给行路人及出家人、来去客,但所期异耳。

调达亦有众在,供养过去三佛,唯不供养释迦文佛。

围绕着祗洹精舍总共有九十八座佛寺,除过一处空闲之外,其它九十七座都有僧人居住。

在中天竺有九十六种外道,都宣称知晓今世和后世,各自都有自己的信徒。九十六种外道信徒也都以乞食为生,但是,乞食的时候并不持钵。他们也都追求福德,并在大道的空旷地带建立福德舍,储备屋宇、床和卧具以及饮食等等,供给过路人以及出家人和来来往往的旅客。但是,他们各自所期望的福报是不同的。

调达也有信徒存在,供养过去三佛,只是不供养释迦牟尼佛而已。

在舍卫城东南四里,有一处圣地。它就是世尊劝阻琉璃王,使其停止进攻自己故国的故址。世尊闻听琉璃王发兵进攻舍夷国的消息,急忙立于大道中间,试图阻止琉璃王的行动。佛陀当时站立的地方,建有大塔。

从舍卫城向西走五十里,法显到达了一处叫作「都维」的村庄。这里是迦叶波佛本生之处。迦叶波佛本生之处、成道之后与其父相见之处以及迦叶佛涅槃的地方,都修建起了大塔。这里还建有迦叶如来全身舍利大塔。

从舍卫城向东南方向行走十二由延的路程,就可到达一个名叫「那毗伽」的村庄,这里是拘楼秦佛出生的地方。拘楼秦佛出生之处、成道之后与其父相见的地方以及拘楼秦佛涅槃之处,也都修建了寺院,并且建有大塔。

从拘楼秦佛本生处向北行走一由延的路程就到达一个村庄,这里是拘那含牟尼佛出生的地方。拘那含牟尼佛出生的地方、成道之后与其父相见之处以及拘那含牟尼佛涅槃的地方,都修建起了大塔。

有一位国王笃信佛法,想替众僧建造一座新的寺院。国王举行无遮大会,为僧众提供斋食。供养大会完毕之后,便选择两头上等的牛,在牛角上装饰各种金银宝物,并且制作出一顶金犁。国王以装饰一新的牛拖着金犁,亲自耕犁田地四周,然后将民户、田宅布施给寺院。国王并且将这些布施事项书写在铁券文书上。如此以来,寺产便一代一代向下传承,没有人敢于废弃。

法显在师子国时,曾经聆听了天竺僧人坐于高座之上诵出经文。

那位僧人诵出的经文是这样的:「佛钵本来在毗舍离国,现在在犍陀卫国境内。满若干百年(法显聆听其诵经时,听到过具体年数。不过,现在却忘记了。)之后,必会到西月氏国。再满若干百年之后,佛钵又要流传到于阗国去。在于阗国住若干百年之后,佛钵必到屈茨国。在屈茨国若干百年之后,佛钵就要流传到汉地。在汉地住若干百年之后,佛钵又要到师子国。在师子国住若干百年之后,佛钵就要回到中天竺。佛钵到了中天竺以后,就要上到兜率天上去。

「弥勒菩萨见到佛钵后感叹着说:『释伽牟尼佛的食钵来了!』便与诸天神用香、花供奉七天。七日以后,佛钵又回到世间,海龙王就将佛钵拿入龙宫。到了弥勒将要成道的时候,佛钵又分成四块,回到频那山上。弥勒成道以后,四大天王就会如同当初念想、供奉释迦牟尼佛一样念想、供奉弥勒佛。贤劫的一千个佛,都要使用这个佛钵。佛钵消失以后,佛法也就渐渐消灭了。

「佛法消灭以后,人的寿命逐渐变短,甚至降到五岁。当人寿仅仅五岁的时候,就连粳米、酥油都消失了。那时,人们变得极其凶恶,拿起草木就变成杀人的刀仗,互相杀戮。其中有福德的人,还可以逃避进入深山。等恶人互相残杀殆尽之后,有福德之人纔能再从深山出来。这些有福德之人一起商议道:『过去人寿很长,但是由于人们作恶多端,做了各种不合乎礼法的事情,使得我们的寿命变得十分短促,以至于只有五岁。现在让我们共同修行各种善行,树立慈悲之心,修行仁义吧!』

「这样,这些幸存的有福德之人便各自讲究信义,施行仁义。人们的寿命逐渐地成倍增加,一直增长到八万岁。这时,弥勒便会出世。当弥勒佛初转*轮,首先化度在释迦佛之世皈依过释迦牟尼佛的释迦遗法弟子、出家人以及受过三皈依戒、五戒、斋法、供养过三宝的人。弥勒佛第二次、第三次转*轮,则化度有缘分受到弥勒化度的人。」

法显那时想将这部经抄写下来,但那位僧人说:「这部经没有经本,我只是口诵而已。」

法显在师子国居住了两年,又得到了《弥沙塞律》藏本,得到了《长阿含》、《杂阿含》等经本,又得到一部《杂藏》。这些都是汉地所没有的。

得到这些梵文经律写本之后,法显便决定回国。法显将经卷和行李装载到商人的大船上。这艘大船上大约载有二百多人,船尾拖着一只小船。航海非常艰难危险,装备小船是为了防备大船毁坏,以备不时之需。

等到有利于航行的信风出现之后,法显所搭乘的商船便向东开始了航行。商船航行了两天,便遇上暴风。更不幸的是船体漏水,海水涌入船内。商人都想登上小船,但小船上的人却惟恐上来的人太多会将小船压沈,于是将连接大船与小船的缆绳砍断了。

商人们十分害怕,大家的生命危在旦夕。商人害怕海水灌满大船,便把船中的粗笨货物都投掷到水中。法显也把随身携带的净瓶和澡罐以及其它杂物扔入大海。这个时候,法显心中惟恐商人们将佛经、佛像也掷入海中,只是一心一意口念观世音以及诚心归命于汉地众僧:「我远道而来求取佛法,愿尊贵的威神使大海恢复平静,让我们能够平安到达目的地!」

像这样的大风一直刮了十三个昼夜,商船也终于到达一个岛边。海潮减退之后,经过检查,发现了船的漏洞,随即将其补塞结实。后来,商船又继续前进了。

佛国记白话

大海中有很多强盗,如果遇到了他们,便很少有人能够幸免。大海茫茫,没有边际,分不清东西南北,只有依靠观察日月星辰勉强辨别前进的方向。

佛国记白话

如果遇到暴风阴雨天气,船舶往往会被大风吹推着前进,自然也就难于有确定的方向。当夜幕降临之时,只见巨浪滔滔,相互撞击,并且往往会出现明晃晃的、如同火色的一片亮光,那是鼋鼍之类水怪在大海中浮游。在沉沉暗夜中,商人显得很慌乱,不知应该向哪个方向行驶。海水深邃无底,又没有投下锚石停船的可能。只有天晴之后,纔能知道方向,纔有可能重新拨正航向前进。在大海中航行,如果碰到暗噍,也就没有活路了。

法显等在大海之中这样漂流了九十多天,纔到达一个国家,名叫耶婆提。这个国家崇信外道,婆罗门教很兴盛,佛法微不足道。法显在耶婆提国停留了五个月时间。

法显在耶婆提国停留了五个月之后,纔得以搭乘其它商人的大船。这条商船上面也有二百人左右,大船携带了可供全船人食用五十天的粮食。航船于四月十六日起航,法显在船上度过安居。商船向东北方向航行,目的地是广州。

在大海中航行一个多月后,在一天夜里二更时分,商船遇上了黑风暴雨,商人们都十分恐慌。法显这时只是一心口念观世音和汉地众僧。承蒙威严的神灵保佑,总算挨到了天亮。

天亮以后,各位信奉外道的商人聚集在一起商议说:「就是因为船上载着这个和尚,使我们大家这么晦气,遭受这么大的苦难!应当把这个和尚赶下船去,留在海岛边上!毋须为了他一个人而使我们都遭受危险。」

法显原来的施主说:「如果你们想把这个和尚扔下去,那把我也一起扔下去好了!如果不这样做,你们就把我杀了吧!你们如果把这个和尚扔下去,我如果到达了汉地,就必定向国王禀告你们所做的事情。汉地国王也是敬信佛法的,十分敬重和尚。」这样一来,各位信奉外道的商人感到害怕,因而犹豫不决,不敢轻易让法显下船。

当时,多连阴天气,海师看错了方向,因而耽误了七十多天的时间。粮食和饮水将要完了,只得取海中咸水做饭。每人分得好水大约两升,用完之后就彻底没有好水了。

商人们商议说:「在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五十天便能到达广州。现在超过这一正常情况已经好多天了,难道是我们偏离了方向吗?」于是,立即向西北航行寻找海岸。

商船朝西北方向又昼夜航行了十二天,到达了长广郡地界的牢山南岸,找到了淡水和蔬菜。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危险艰难,忧愁恐惧了这么多时日,忽然登上海岸之上,真有些难于置信。但是看到岸边的野菜依旧,纔确实知道我们是真的到达了汉地。

由于看不到居民和人的行迹,我们仍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有人说还未到广州,有的人说已经过了广州,一时难于确定。商船上的人随即乘坐小船进入河湾,希望能够找到人,询问清楚我们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上岸的人遇到两个猎人,立即将其带回大船,让法显作汉语翻译向他们询问。

法显先问候安慰两个猎人,慢慢问道:「你是什么人?」回答说:「我是佛家弟子」。又问道:「你进山干什么呀?」那人便故意说道:「明日是七月十五日,我们想摘些桃子供奉给佛」。法显又问道:「这是什么国家?」回答说:「这是青州长广郡地界,统属晋家。」

外国商人一听见这些话,非常高兴。奉送给这两位猎人一些礼物,让他们前去长广郡报信。

长广郡太守李嶷是一位崇敬信奉佛法的人。听到有人禀告有一位沙门奉持经像乘船渡海归来,太守李嶷立即就带人来到海边,迎接佛经、佛像回到长广郡的治所。

外国商人从这里南下扬州。法显应兖、青州刺史刘道怜的邀请,到彭城居住了一冬一夏。

夏坐结束后,法显感到远离各位法师已经很久了,想回归长安。但是,因为所要做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便南下到达都城建康,同佛陀跋陀罗禅师一起翻译佛教经律。

法显从长安出发,经过六年的跋涉到达中天竺,在中天竺停留六年,归途三年而到达青州,所游历将近三十个国家。自沙河以西,一直到天竺,佛教僧众威仪戒律严整之美,无法详细说出。我私下以为汉地诸僧对于这些没有比较详细的了解,所以纔毫不顾惜自己的生命,浮海而归,各种艰难困苦都经历过。幸蒙佛、法、僧三宝之威灵的护佑,虽然屡遇危难而能够安然度过。法显之所以书写记述所经历之事,是想让贤能的人也能与我一同分享所见所闻。

这一年是甲寅年。

通过以上的讲述我们可以知道佛国记白话,不仅能够让我们在修行佛国记时变得更加快速,也能够为我们破除心中的魔障和执念并减少烦恼,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变得更加幸福美满和顺心如意并减少心中的怨恨,而且还可以帮助我们增长福报和智慧。

ad8
推荐阅读
ad10
精彩推荐
ad5
推荐内容
ad7
ad9
师兄善信您好:

佛教文化渊源流长,“她”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为人们的内心指引方向。普众礼佛网旨在传承佛文化,让更多的人领略佛文化的魅力,通过学习和沟通增加智慧,获得心灵的安宁和满足。“请各位师兄善信和我们一起,开启学习佛文化的大门”。在这里您可以每天听佛经的念诵音频,在线手抄经书,看一看法师的经典解答,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提升智慧的同时减少自己的烦恼。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普众礼佛网]  2008-2019 Copyrights reserved  佛学文化传播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