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6
ad3

论“四谛”的“灭苦”方法论

[吕凯文] 发表时间:2019-06-15 09:30:56 作者: 阅读次数:

论“四谛”的“灭苦”方法论

  论“四谛”的“灭苦”方法论

  吕凯文

  南华大学宗教学研究所 兼任助理教授

  法光杂志v.121(1999.10)

  财团法人法光文教基金会

  一、问题之所在

  自从丹尼尔?高曼(danielgoleman)的《eq》(情绪智商,emotionalintelligence)一书在国内盛行以来,一时之间不论学界或坊间亦兴起一股“情绪管理”风潮,相同范畴的著作纷纷出?#092;,蔚为风气。国人对《eq》之类的一般心理学丛书感兴趣,并从中学习“如何将情绪与智慧结合”[1]的生活之道,这对于促进社会和协亦有莫大俾益。然而,“情绪管理”所待解的课题,无非是以情识个体的烦恼意识为对象,透过“情绪智商”的教育与应用,转化个人的负面情绪为正面情绪,以期获得有礼有序的社会生活。但究其原委,“情绪管理”的功能原本就包含于佛法之中,亦是佛教的基本课题之一;如何“以理(智)化情”让个人与众生共命皆能免于烦恼的迫害,进而达致“烦恼止息”(苦灭)的解脱境界,不也正是佛陀念兹在兹的宏愿!职是之故,当我们以一学科理论探讨“情绪管理”的课题时,这在佛法而言,无异是“灭苦”实践的一部份。“情绪管理”一词非是“灭苦”的现代代名词,而佛法“以理化情”之道无非是“灭苦”的实践方法。

  当《eq》之类的现代心理学丛书揉和科学与人文智慧的一隅,适得其宜地安抚现代人的烦恼时,不禁令人反身思惟:以“灭苦为目的论”的佛教自身将是如何谈论“情绪管理”课题呢?佛法“以理化情”之道所展开出的“灭苦道次第”[2]与方法论又是如何开展呢?职是之故,在此一进路的考量下,本文愿意以“四谛”思想为核心,就佛法的“以理化情”或“灭苦”的方法论(methodology)作一系统性地表明。原则上,本文所论述的内容仅针对“四谛”思想在“灭苦”方法论上所扮演的角色立说,因而一般学界对于四谛说的种种细部问题[3],本文无意追论,亦不拟涉及。另外,本文亦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下的学术论文,勿宁是笔者对“四谛”之“灭苦道次第”的?#092;想作发挥。

  二、“四谛”即“灭苦道次第”

  仅管人有东西南北之分,然而烦恼却没有人种之别。人们由于身、心方面的种种苦恼与混乱,所以连带地衍生种种负面与失序的行为。而“情绪管理”无非是为了让身心“返序”而提出。就佛教的思想而论,这种种烦恼与惑乱无非是世俗人间的真实面貌,亦即是“苦”(dukkha)[4]。由于为了让世间“少苦”进而“灭苦”,佛陀为世人详细地解说“苦之所以产生的原因”,并且开示“灭苦的方法”。这即是“四谛”或所谓“四圣谛”。

  “四谛”的“谛”,巴利语为sacca,梵语为satya,就现代的白话用语则通常称为“真理”;而所谓的“四谛”亦即是指“四种真理”。一般说来,对于“四谛”的说明大都以“苦、集、灭、道”或“苦谛、集谛、灭谛、道谛”来解释[5]。但是一般汉译佛典所出现的“苦、集、灭、道”或“苦谛、集谛、灭谛、道谛”的内涵和意义究竟是什么呢?若是望文生义,却显得生涩难解,所以为求清淅、明了与易解,我们拟将佛教初期的巴利文资料中与上述“四谛”相对应的语词和现代白话语译和适当比喻作一图示对比。它们可以分别如下表示:

  汉译

  巴利文

  巴利文汉译

  现代白话语译

  拟喻

  苦

  dukkha

  苦

  苦(烦恼)

  病

  集

  dukkhasamudaya

  苦之集

  苦(烦恼)生起的原因

  病因

  灭

  dukkhanirodha

  苦之灭

  苦(烦恼)的止息

  病愈

  道

  dukkhanirodhagaminipatipada

  苦灭之道

  让苦(烦恼)止息的方法

  药

  从上图可知,“四谛”思想的次第开展有其内在的关连性、目的性和实践的要求。以“四谛”为核心所开展之佛法,在“灭苦”的课题上,实已将整个生命自觉的实践和方向予系统化表明。

  若以现代用语表示,佛陀所说的“四谛”,无非清淅明了地指出“问题之所在”(苦谛,病,情绪困扰)、“导致问题发生的原因”(集谛,病因,情绪困扰的原因)、“问题之解决”(灭谛,病愈,情绪安定)与“解决问题的方法”(道谛,药,情绪管理的方法)。所以就“情绪管理”而言,或就“灭苦”的治疗步骤而言,如果要让身心的苦恼和混乱获得妥善安顿,那么整个实践的进路依次是:“知道问题之所在”(知苦)、“尽除问题发生的原因”(集当断)、“问题获得解决”(灭当证)与“?#092;用解决问题的方法”(道当修)。

\

  沿著各谛与各谛之际所呈现的缘起贯串或内在关连性来看,佛陀以“四谛”作为三转*轮的最初开示,并不单是纯粹理论的系统化论述,而是在“灭苦为目的论”的“经验前题”下,开展生命自觉的实践。这同时也彰显出“四谛”的目的性。至于世间学科所谓的“情绪管理”的功效,亦仅是此“灭苦道次第”在最初阶段实践上的附加利益与边际效益。

  然而对于“四谛”的实践要求上,有一点我们要谨记于心。就佛陀而言,离开经验的概念,即是“无记”,无从检证。因此,这里所谓的“经验前提”一词,意味著「知苦、断集、证灭、修道”都是在经验之中实践、完成,并且可以获得当下检证。若有人对某种脱经验的“无记”产生妄执,那么无非是“见取”的一种,亦即是对某种形上学思惟或存有-神学(onto-theology)的执著。这当然也是“苦”的另一种变相,即使它兼具慰藉与安抚的作用,但在佛法而言,它必需重新被纳入“灭苦道次第”中净化与修证,以致于到达彻底地“灭苦”。

  对于佛陀与圣弟子而言,所思、所学、所行的一切与一切事功无非都是为著「灭(五蕴、众生)苦”。就此而论,当佛陀说“四谛”时是带著明显底目的论色彩,亦即是以“灭苦为目的论”;若不如此,佛法也就苍白地沦失生命自觉的实践方向性与实效性,与世间戏论毫无差异可言。职是之故,唯有首先确立佛法之“灭苦为目的论”,作为“灭苦道次第”的“四谛”方法论才能真正产生当下迫切的实践动力。

  三、“四谛”的内容

  在汉译的《佛说转*轮经》中,佛陀开示“离二边中道”后,提到了“四圣谛”的内容。[6]而巴利文长部经第二十二经里,亦详细开示日常生活的修持即是以四圣谛来观察诸法,进而灭苦。其内容如下:

  再者,比丘们啊!比丘在日常生活中,应以四圣谛观察诸法。

  比丘们啊!比丘在日常生活中,应如何以四圣谛观察诸法呢?

  比丘们阿!比丘应知苦谛,应知集(苦的根源)谛,应知灭(苦的熄灭),应知道(灭苦之道)谛。

  比丘们啊!那末什么是苦圣谛呢?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忧、悲、苦、恼、绝望是苦,想要的东西而得不到是苦。简言之,所有五取蕴是苦。…………..

  那末比丘们啊!什么是集圣谛呢?它就是导致再生的欲望,它与贪欲和享乐相结合,在每一生中都能寻到欣喜。它是寻求感官享乐的欲望,寻求永生的欲望,寻求短暂生存的欲望。………..

  那末,比丘们啊!什么是灭圣谛呢?它就是欲望的完全消退与止息,它是放弃、松手、舍离、不黏著。………

  那末,比丘们啊!什么是导致苦的止息的道圣谛呢?它就是那八正道,所谓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7]

  以上所引的“四谛”说内容仅是其简略条目,然而综观四谛的教理与各谛的哲学意义,大致可如下看待。

  首先,“苦谛”所揭举的“生、老、病、死”等,是强调从时间生灭的无常义来掌握外在经验世界的存在现象。因为外在经验世界的存在皆处于流转不羁的动态中,无有固定、瞬息无常。从好转坏,固然是无常是苦,可是从坏转好,亦是无常是苦。职是之故,“苦”的含义不仅是通常的“苦难”义,更是“无常”义。然而,任何情识个体(sentientbeing)若不能认清、不愿认清、不能接受、不愿接受或不予理会经验世界的无常现象,反而单方面地以主观所好、所喜、所愿、所信的设想来认定经验世界的图像;一旦客观经验事实与主观心理认定不一致时,于是“忧、悲、愁、恼”或“五蕴炽热”诸种内在经验世界的心理之苦也就随之而起。这时佛陀所说的“如大火聚”的烦恼,也就构成有情众生的迷惑世界。

  其次,“集谛”旨在揭露情识个体内在经验之苦的源头,指出烦恼系缚生起的深层原因即是“贪爱”。由内而外来看,“贪爱”的生起是源于情识个体对外在经验对象的执取与染著。但若深入推究而言,错误的“自我”知识(无明)才是生起贪爱的主要原因。因为缺乏正确的“缘起无我”知识,所以情识个体才会将无常的经验现象误解为常在的存有者[自我]。也由于此一“自我”执持感的确立,所以情识个体生起强烈的自我意识,并在自我之中对自我进行外化(alienate)、建构(construct)与企向(project)。然而在此一外化建构与企向的历程中,于是欲望(贪爱)被虚构出来。可是,欲望的对象并非真正地源自于外在经验世界存在的事物,反而是源自于顽固的自我意识对自我所建构与企向的倒影(reflection)与反制(reconditioned);而这些倒影与反制却透过外在经验世界的存在事物形相,才得以表象(representation)具现。情识个体虚构自我,自我虚构欲望,反为欲望所宰制。

  再者,“灭谛”旨在揭示情识个体从苦经验之束缚中解放的现证。“集谛”说明苦的生起是源自于对内外经验的无常世界之执取(贪爱),而“灭谛”证成苦的还灭则是源自于对内外经验的无常世界之“舍离”。这里所谓的“舍离”,并不是意味著情识个体的内在情识对外在经验世界之遗弃、诀离。这里的“舍离”,就更深层的灭苦道次第而论,或就真正的问题而论,乃是指情识个体的内在情识对自我意识所建构∕虚构、企向∕反制之历程中所营造出来的欲望∕倒影“采取距离”-持平观察。持平观察即是舍离-在经验之中,而不为“苦”经验所制约。

  最后,“道谛”。相对于苦集二谛说明世间流转相,以八正道为中心德目的“道谛”则开示情识个体在灭苦历程的实践方法。“八正道”或“八圣道”以“正见”四谛缘起来说明世间与出世间因果;以“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来革除恶习,并确立“灭苦”之道是以世间善法为轨则;以“正勤”、“正念”、“正定”作为灭苦的修持要领。

  在鹿野苑的初次弘法中,佛陀尝告诉五比丘:“苦圣谛当知,苦集圣谛当断,苦灭圣谛当证,苦灭道迹圣谛当修”[8]时,不但揭示“四谛”作为“灭苦道次第”方法论的根本依据,也提到“知”(认识、观察)在佛法实践上的重要性。

  四、“知”在“灭苦道次第”的重要性

  “苦谛”的确立,是佛法出现于世间的现实经验条件。若不愿正视“苦”经验而空谈解脱的话,佛法也就失去其经验世界的存在凭据。然而光是只有“苦”经验的存在感受,却缺乏对“苦”经验的清楚自觉,这仍然是受苦的芸芸众生,而非已能自觉自知自证“少苦”进而“灭苦”的圣人。所以,佛陀说:“苦圣谛当知”,这即表示必须清清楚楚地知道、见到苦,才能为断除苦因与灭苦的解脱进路扎下基础。职是之故,“知苦”为灭苦的第一步骤。而“知”在整个“灭苦道次第”更有其重要性与关键性。

  这里所谓的“知”即是“清清楚楚地自觉与观察到无常即是苦”。巴利文长部经第二十二经里,佛陀在开示四念住法门时,也提到要如何地“知”(观察)无常之苦:

  比丘们,对于凡夫只有一条路可以导致清净,克服忧愁哀伤,袪除苦楚悲痛,得到正当行为的准则,体证涅槃。这条路就是四念住。是那四念住呢?比丘们啊!比丘在日常生活中,对于身体,须随时注意观察,精进警觉,念念分明,则能袪除淫欲、悲痛;对于感受,须随时注意观察,精进警觉,念念分明,则能袪除淫欲、悲痛;对于心意,须随时注意观察,精进警觉,念念分明,则能袪除淫欲、悲痛;对于诸法,须随时注意观察,精进警觉,念念分明,则能袪除淫欲、悲痛。”[9](底线为笔者所加)

  “知苦”意谓著清楚地自觉与认知到问题之所在。在清楚地自觉、认知的当下,生命个体自然会自发地对灼热的“苦”经验采取“距离”,顺遂离苦。能够对于所观察到的“苦”(即无常)经验的灼热感受采取距离,这即是出离轮回烦恼的“动力因”。而“知”(观察)本身即具备著「离执”的能力。佛法以理化情之道,无非就是“观察之道”(vipasanna)的实践与?#092;用。

  “知”是灭苦的必要条件。若对于待解的问题毫无所知,却空言可以妥善解决问题,无有是处。这无异是要求一个弱视者于暗夜进入黑闇大宅,寻觅一只看不见的黑野猫。成功机率微乎其微。这也好似战场杀(烦恼)敌之兵将,纵使拥有精良的武器,不知敌人所在,却无的放矢,这不但对战力无益,更将己处暴露于敌炮当前,徒遭杀机。职是之故,佛陀在宣说四谛法[三转十二行]时,处处提到对四谛要如实地“知”,其重要性即在此。兹录其文如下:

  尔时,世尊告五比丘。此苦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此苦集,此苦灭,此苦灭道迹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苦圣谛智,(已知)当复知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苦集圣谛,已知当断,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集灭,此苦灭圣谛,已知当知作证,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以此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当修,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比丘此苦灭圣谛,已知知已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此苦集圣谛,已知已断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圣谛,已知已作证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已修出,所未曾闻法,时生眼智明觉。[10](括弧、底线笔者附加)

  由上可知,佛陀对五比丘开示四谛法之际,是多么强调“知”(认识、观察)在实践的?#092;用。当目的确定、方法正确、行者又能精进不退时,此时只有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地“知”才能正确地引领行者迈向灭苦之标的。就此而言,“灭苦道次第”焉不是“观察(知)之道”呢!

  五、结语

  从“四谛”的逐谛推衍中可得知,佛法的精神并非是一种恍乎神乎的冥契主义(mysticism),而是一种强调“知性”(intellect)、重视(苦)经验的认识与检证(灭苦)之人文智慧。在四谛的“灭苦道次第”里,情识个体以了“知”各谛内容与各谛缘起来开发生命的自觉智慧,进而以“灭苦”为目的论,以“正道”的实践来证成“灭苦”之完成。职是之故,四谛的灭苦方法论,从经验出发,在经验中以知性检证。此亦是佛陀在人间的真实相貌。

  ------------------------------------------------------------------------------

  [1]丹尼尔?高曼著,张美惠译,《eq》(台北:时报出版社,1996),页15。

  [2]一般而言,“菩提道次第”与“解脱道次第”分别是代表大、小乘的修行道次第。然而,相对于此,我宁愿忠实佛陀“四谛法”之教说,侧重古典教法的“灭苦目的论”,职是之故,我提出“灭苦道次第”一词作为以“四谛”为核心之佛法在修行道次第的总称。

  [3]历来学者关于四谛说的种种问题有;四谛的成立是同时或异时,四谛说与法或缘起说等关系的问题。相关课题可参阅:平川彰著,<四谛说¤?种种相¤è法观>《平川彰著作集第一卷 法¤è缘起》(日本:春秋社,1992),页213-269。

  [4]巴利文dukkha(苦)一字,在一般用法上虽然有“苦难”、“痛苦”、“苦恼”等意义,但实际上它还包括更深的意义,如“缺陷”、“无常”、“空”、“无实”等。

  [5]即使是汉译经典中,“四谛”各谛具体的译名亦未取得统一,如《杂阿含经》“苦、苦集、苦灭、苦灭道迹”,《长阿含经》“苦、苦集、苦灭、苦出要”,《中阿含经》“苦、苦习、苦灭、苦灭道”,《增一阿含经》“苦、苦习、苦尽、苦出要”等。请参阅三枝?著,《初期佛教¤?思想》(日本:东洋哲学研究所,1978),页411-412。

  [6]原文如下:“何谓为苦,谓生、老苦、病苦、忧悲恼苦、怨憎会苦、所爱别苦、求不得苦,要从五阴受盛为苦。何谓苦习,谓从爱故而令复有乐性,不离在在贪喜,欲爱、色爱、不色之爱,是习为苦。何谓苦尽,谓觉从爱复有所乐,淫念不受,不念无余无淫,舍之无复禅,如是为习尽。何谓苦习尽欲受道。谓受行八直道,正见、正思、正言、正行、正命、正治、正志、正定,是为苦习尽受道真谛也。”请参阅《大正藏》第二卷,页503。

  [7]译文转引自亨利?克拉克?华伦著,顾法严译,《原始佛典选译》(台北:慧炬出版社,1992),页162-171。

  [8]原文如下:“复次,苦圣谛智,当复知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苦集圣谛,已知当断,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集灭,此苦灭圣谛,已知当知作证,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以此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当修,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请参阅《大正藏》第二卷,页103下。

  [9]译文转引自亨利?克拉克?华伦著,顾法严译,《原始佛典选译》(台北:慧炬出版社,1992),页148-149。

  [10]请参阅《大正藏》第二卷,页103下-104上。

ad8
推荐阅读
ad10
精彩推荐
ad5
推荐内容
ad7
ad9
师兄善信您好:

佛教文化渊源流长,“她”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为人们的内心指引方向。普众礼佛网旨在传承佛文化,让更多的人领略佛文化的魅力,通过学习和沟通增加智慧,获得心灵的安宁和满足。“请各位师兄善信和我们一起,开启学习佛文化的大门”。在这里您可以每天听佛经的念诵音频,在线手抄经书,看一看法师的经典解答,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提升智慧的同时减少自己的烦恼。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普众礼佛网]  2008-2019 Copyrights reserved  佛学文化传播门户网